格聂转山记_户外

2020-03-06 23:11 |来源: |编辑:admin666
每一次毅然远行的执念,都是心灵的召唤,自然的邀约。每一次不期而遇的美景,都是上苍的赐予,前行的动力。每一次途中邂逅的道别,都是前世的约定,今次的重逢。一切机缘天定,绝非偶然,让我刚好遇见你……
每当看见格聂的照片,往事如昔,那山,那河,那海子,那人,那物,那故事,历历在目。经过沉淀后的往事变得清晰,活跃的思绪在照片的引领下进入旅途,沿着轨迹去重温那储存的风景和故事……
D01
走川西吹响集结号,
出状况夜离康定城。
川西线的行程早在年前山楂树就规划预告了的,直到离启程前1个月才敲定日期。避开国庆出行高峰,选择10月10日启程,10月28日返程。徒步线路:格聂C线+卡瓦洛日。10月13日——21日.格聂C钱.9天。10日23日——26日.卡瓦洛日.4天(注:走完格聂后临时改走雅拉雪山穿越.4天)。
10日从桂林动车至成都东客运站集中,我和山楂树,阿牛,笑看人生等人同车。明月,寻野百度和柳州的顺其自然,嫣红,风,小武哥等9号从柳州座卧铺出发。下午6点前全员到齐。河南郑州的野战排和小赵2人已经启程先行至康定适应海拔。办好住宿急忙去车站买好明天早上到康定的班车票。然后聚餐,一切都挺顺利,一个好的开始。
住宿旅店离车站不远,早餐后走过去几分钟就到了,分乘两辆车,正点始发,成康直达。这里的班车豪华舒适,超航空座椅,堪比公务舱,贵宾席,不由戏言,国家对藏民真好。当然车票肯定是贵些的,所以很多人到茶店子乘车,据说那里便宜不少。如果不考虑交通因素,完全没有必要,能省几个钱?找虐山里撸去。
建设中的“川藏第一桥”,大渡河兴康特大桥↓
约下午4点,到达康定城。明月,小武哥等人乘座的前班车先到,我们到时他们已经安顿好了住宿,正准备去购买气罐。见我们到了便等候一同前往,然后聚餐,联系康定到理塘的包车,因为气的原因包车是肯定要有的。晚上8点,山楂树接到司机的电话,说是白天巡查检车严格,要求晚上出发。山楂树与明月协商,他们另外包的车主答应明天出发。为防生变,耽误行程,且人多分批走也好,晚上9:00山楂树,媛媛,游侠,阿牛,笑看人生和我等10人,分乘两台车连夜从康定出发直奔理塘。这样就分成了两队,
一队夜路先走,一队留宿康定第二天分别包车和班车启程。
折多山下的康定城华灯初上↑
我座这台车的司机个子瘦小精干,完全没有康巴汉子的高大威猛,皮肤黝黑,还算得上帅气吧!聊天得知,家就是甘孜地区的。退伍军人,当兵时就在康定的军营服役多年,退伍后买了车跑运输。哦,战友!心里的距离立马拉近了,一路闲聊,从部队到地方,从藏民宗教信仰到生丧嫁娶等,天南地北的海聊,倒也不觉得困。深夜的折多山天寒地冻,云雾迷弥漫,有时车灯的光柱只能穿透几米的浓雾。战友师傅驾车娴熟,路况了然于胸,匀速行车,并时常与另一台车保持沟通,指导控速。
折多山垭口海拔4298米,我们没有在康定留宿适应,直接上海拔翻垭口,高反不适肯定是有的,我的反应大约在3500的时候有半小时的不适,过后就没事了。同行队友有的反应强烈些,渐渐的只剩战友俩聊天。经十八弯的折腾,困加高反确实折磨人,到垭口停车休整,高反加晚饭的酒力,有队友还是吐了。到理塘才凌晨4点,吃的住的要7点才正常营业呢!两台车停在进县城口的加油站休息。天渐蒙亮,只见理塘周边的山坡上白雪皑皑……
D02
理塘县街巷寻鹤迹,
长青春科尔访藏僧。
早晨6:00车进县城,找到一家早开的餐点,餐后到夏天旅店还没开门,野战排从后门来见,他们2人已在此先住了一天。叫醒店家开房补觉。中午大多睡醒起床,午餐各自解决,有半天的休闲时间可以到处去逛逛。我和明月去长青春科尔寺(理塘寺),山楂树和阿牛、笑看人生、媛媛、清清、茉茉去爬寺后面的山,其余继续在旅店躺卧休息。
世界第一高城——理塘;海拔4014米,隶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地处横断山脉中段,座拥美丽的毛垭高寒大草原。理塘号称“雪域圣地”,七世,十世达赖在这片土地转世,多位香根活佛在这里降生。
“天上的仙鹤啊,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理塘没有仙鹤,却与仙鹤结下了不解之缘。理塘因情僧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这首《洁白的仙鹤》声名远扬。仓央嘉措一生没有到过理塘,借用仙鹤暗示了他魂牵梦绕的转世之地。时至今日318国道理塘县城段仍然以“仙鹤大道”命名。
长青春科尔寺(理塘寺)↑↓
长青春科尔寺,由三世达赖索南嘉措于1580年创建,是康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黄教寺庙。寺庙在县城城北山坡上,占地500余亩,可容僧侣4000多人,常驻800人左右。三世、五世达赖的足印是镇寺之宝。走进神圣的大殿,墙角边的一块块嘛呢经文石讲述着寺庙四百余年的历史。金色的马鞍,麒麟号角上的道道铜箍,十世班禅大师的坐床。寺内富丽堂皇、琳琅满目的法器、千姿百态的佛像、精美绝伦的雕塑和浩瀚的文献藏书等,无不彰显着宗教文化艺术宝库的底蕴。
大殿二楼似乎在维护,工人从门侧运料出入。精美的大殿内显得空旷,只有远远的正前方有2个僧侣,殿内一道道的塌台应该是诵经法事的道场。顺时针沿边游览转殿,整圈排列供奉着大小不一,神态各异的神像,神像前堆积着信众捐的香火钱。捐多捐少随意,可以自行找补,心意到了就行。每尊捐到还是挺耗时的,只好边走边放,也不懂什么规矩,佛说的不知者不罪。转到正殿前,见几道塌上安放着大小不等的坐床,应该就是主持,尊者的坐塌和前辈香根活佛用过的坐床,有些坐床作了防护,明显是不能动用的。
一年长喇嘛在坐床后塌专注地翻阅经卷,全然不觉有人到来,我们自然不便打扰,带着疑惑出殿。旁边的三间殿布局大同小异,殿内规模小了很多。看样子全寺正在大规模整修,殿门和有的墙体用布帘遮挡着,脚手架架着,施工工人忙碌着。僧众的诵经声从右边的殿堂传来,赶紧从施工的殿内寻声找去,快到殿前诵经声止。下层也在装修,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还是从后方传来的不得而知,探访无门。诵经声极具穿透力,虽声停音止,仍余音绕梁,感觉声音还在空间回荡……
今天才算是全员到齐了,罗列是必须的:
活动组织:华南K2峰户外群;快乐家园之精英群。
活动费用:AA。活动领队:山楂树,明月。
活动队员:阿牛、笑看人生、媛媛、茉茉、清清、游侠、象山水月、云淡风轻、寻野百度、顺其自然、嫣红、风、小武哥、中中、阿友、游民、野战排、小赵、我.刚好21人。
一队21人走格聂大C线,可谓队伍庞大,不说以前没有,至少不多见。晚饭后各自将第二条线的物质分出存放旅店,一切准备就绪。
D1
冷古寺无缘见三宝,
神山下冒雪扎帐篷。
早上9:00启程,21人分乘3台车从毛垭草原向冷古寺行进。国庆后的几场大雪使得毛垭草原的山丘依然银装素裹,公路蜿蜒曲折,像藏青色的袍带抛落在雪面,随车飘移舞动……
紫色霞光↓
云海盖原野,紫霞映雪山。
美色唤车停,私语话平安。
铁匠山↑ 乃干多村↓
9:50到达喇叭垭乡乃干多村,乃干多村是离冷古寺最近的一个村庄,过了村子手机就没有信号了,将有几天的时间与外界断绝联系,预计第5天到达波密乡才有信源。各自向亲友通话报平要和短信话别,再启程就进入自闭模式。跨一步进入原始,退一步回归文明,转换仅一步之遥,多么奇妙……
冷古寺远景↑
冷古寺↑↓
领队介绍:山楂树(左一)↓
山楂树:华南K2峰户外群群主。快乐家园之精英群管理员。为人随和,责任感强,有担当,每年带队川西或新疆走线。长线经验丰富,轨迹使用娴熟,善于规划整合线路,是这次活动的策划人和领队。
10:50到达新冷古寺,冷古寺座落在峡谷的山脚边,小溪流从寺前的河谷静静的流过,右边的土路可开车直达寺前。冷谷寺建于1164年,是白教的发源地。寺中收藏有大量的珍贵经文,格萨尔时期的头盔。收藏着被称为“格聂三宝”的镇寺奇珍——珍稀的母鹿角,岩石中取出的法器“反转海螺”,被称为“格聂之心”自然形成的血管状纹理奇石。
进山的路是在冷古寺的后面,一条非常清晰的山路,从冷古寺两栋殿宇间走过,绕到左后面的山边就是路口了。几个藏僧聚在殿门口议事,扎西德勒!打过招呼后,见我停下仔细打量古寺建筑。要进去看看吗?藏僧问道。不了,我的同伴们都走前面去了。你们寺里有三件宝贝!很想看看,反转海螺,你知道?我知道的,还有母鹿角和格聂之心是吧!对对!可惜要赶路今天无缘得见了,扎西德勒!道别疾行……
山楂树、阿牛、人生、媛媛、清清、苿苿、游侠7人坐的车没有跟来,在转进冷古寺的路口停了车,他们选择直行,我们翻寺后的山,看轨迹翻过山就可以重合,这样队伍起步就分散了。
起步就拔升还是不适应的,何况在高海拔区域,走不久就开始发热,队员走走停停地换衣服。我更是不敢掉以轻心,经历6月龙眼之行感冒引发的苦难,心有余悸,老实了许多,悠哉悠哉的跟走。
翻过山下到峡谷,休息路餐,也想等等山楂树的队伍是否从峡谷上来,因为没有发现有人走过的新痕。等久了冷,猜测他们可能在前面,继续上路。走出峡谷丛林带,山坡下是一条清晰的小路。山坡草黄,松叶碧绿,山峰雪白,一幅美如油画的高原秋卷映入眼帘……
轨迹在山脊上,走在后面的几个队友选择冲坡上到轨迹,我们在前面的想着从前方绕过去,坡下的路好走,走的速度挺快。发现与轨迹渐行渐远,差距越拉越大,再往前走就不是一个方向了。必须爬坡回到轨迹,我和明月、寻野百度、云淡风轻、顺其自然、嫣然、小伍哥、风、野战排等一帮人,自由发挥向右侧山坡爬升。草甸加低矮稀疏的山坡无路,虽然走的不顺畅,但是除了海拔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事。
选择横切要比直上省力的多,以左上方的山脚为基准,依次下一个岭沟再翻上岭脊往上走就回归轨迹了。上到岭脊发现是一条山路,路的远下方山脚有村子,这是一条藏民放牧转山的路,往上走就是格聂神山山脚。沿着山路拔升,快到格聂山脚是一大片平缓的山地,矮灌木丛比较密集。这里已经过了计划营地约5-6公里。从山脊退回到营地太远,不在考虑中,继续往前走到笑基隆帐河谷扎营又不现实,我们决定到山边寻找水源扎营,以便明早等候与山楂树后队会合。
阿友他们几个最先上山脊的也没有和山楂树他们会合,最终还是在这里与我们重合。后来得知,原来山楂他们直走前面是一条河,过河需趟水,几个女队员不想脱鞋,选择退回到冷古寺,沿我们走的路径上山。一直以为他们走在前面,不曾想前队变成了后队。
寻野百度、风和阿友在右边山脚的峡谷口找到水源,大家齐聚过来择地扎帐,尽管不太平整,但时间已过5点,天色将晚,只得将就了。营地海拔4459米,风大且冷,爬坡的时候就时不时的洒落着雪粒。打开帐篷后雪下的更大了,开始是密集的米雪,之后是飘飘洒洒的雪花铺天盖地。瞬间气温骤降,帐篷都还没支起来手指已麻木,个个一阵忙乱,赶紧进帐避雪添衣,一会工夫帐边就被抖落的积要封实。雪停出帐已是白茫茫一片,准备晚餐,因下雪没来得及打水,若再去已雪厚天晚,只好作罢。借用风去找水时打来的水,感觉不够捧了一把雪进去同煮,格聂第一天的营地晚餐就这样简单地将就应付。
D2
笑基隆合欢唱颂歌,
岛岛谷分离难聚合。
昨晚又下了雪,半夜抖落的积雪厚厚的压堵帐边,要拔开积雪才能起钉收帐。7:20朝霞照在格聂峰顶,从一点慢慢扩大,从暗红渐渐金黄。山顶金色的条云像放射的光芒。色彩跟随着阳光的温度逐渐淡去,云海像从地上冒出来似的填平了峡谷,回归原有的纯白。如果说昨晚的豪雪是迎宾的序曲,那么今早的日照金山就是视觉的盛宴。
日照金山 ↑ ↓
太阳钻出了地平线,阳光在地上和天上的云层中间放射照耀,极富动感。9:30还没见后队的踪影,我们的帐篷已凉晒干装好,估计后队也在晒装备。决定先走,到笑基隆帐河谷午餐再等候。选择下峡谷走直线到前方山脊,峡谷中间是溪流湿地,上山的坡度有些陡。山脊上有路,是从营地那边的山脊绕过来的,我们超了近道。下坡路向右横斜,下面便是笑基隆帐河谷。
笑基隆帐地处格聂神山的正南面,河谷对面的小山坡旁有一块很好的平地,是扎营的理想场所,在这里休息等待后队是绝佳的选择。
云走天开,阴阳转换,阳光透过云朵间隙洒落,温暖惬意。洁白的格聂神山展现眼前,圣洁亲切!传说格聂神山是一位身披白袍战将的化身,这个角度最能展现白袍战神的威武雄姿。
《见与不见 》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我们刚卸包不久,几个藏民路过也停留和我们一起歇脚,扎西德勒!打过招呼,各自拿出糖果给小孩,风和日丽下席地而坐,除阿妈外年青人汉语算流畅,交流无障碍。
藏民陪我们一起在这里直到我们离去,藏民说家离这里不远,邀请我们去喝茶,可能是进山放牧的临时住所,不便细问。因不在这里扎营,时间不允许造访。女孩和小男孩兄妹是一家人,阿妈和小孩小伙子是另一家人。小伙子是小孩的父亲,藏民婚早,小伙子20岁左右,长得帅气,热情开朗,大方地给我们唱藏歌,让我穿他的藏袍,和我一起唱北京的金山上。快乐就这么简单,不羡慕外面的世界,守护着这方圣土,你来了就真诚相待。
队员介绍:风 ↓
风:身材娇小,性格开朗,善解人意,能背负,耐力好。讲究生活情调,走个线也忘不了带上茶具,铺上茶布,摆上野花,品茗小资一把,敬山敬神敬自己。长线一起走过博格达大环线,天狼之路,风是这次唯一走完全程的女队员。
14:20山楂树他们终于到了,这是进山来全员第一次会合,稍事休息,道别藏民大家继续赶路。
逐渐转过格聂西南坡,3个多小时的路程基本是宽广的缓坡草原。金黄色的草地连着雪山,蓝天白云下,草原旷远,牛马悠然。这里水丰草美,牛肥马壮,牛和马的皮毛油光发亮,像人为梳理了一样非常整洁,是我见过的牧区最干净的牦牛。
牦牛单个行动 ↑
骏马活动成群 ↑
备用营地一马平川 ↑
17:40我率先到达牧民点,应该就是岛岛河谷了,河谷内的小溪从雪山流来。河谷中有七,八间石屋,我径直从屋旁穿过,转过墙角见三个藏家美女站在石围墙口聊天,见到不速之客先是惊讶继而腼腆。扎西德勒!她们的汉语不太流畅,三个姑娘真的很美,肤色也很好,完全没有被紫外线晒黑晒糙。有两人背着幼儿,不知小孩是自己的还是家人的。我要求拍照,她们可能没听懂,见我举起手机,懂了。一个姑娘赶快闪开捡石块磊墙,一个侧身用手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瞟瞅。此情此景,一首词涌现脑海;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我差不多上到河谷上的坳口,见后面的队友还在很远,山楂树他们几个从收民点上面绕到坡后去了。明月,寻野百度,游民,小伍哥,云淡和风虽然跟着走我这边,但是又久久不见上来,只好卸包等候。太阳从坳口落下,牦牛踏着夕阳余辉列队归来,不用人赶,领头牛一路走一路低鸣呼唤,催促着牛群向坡下牧民点回归。
太阳完全下山了,退回观望,见他们正在河谷扎营。中午才合拢的队伍又散了,分成了3处扎营地,顺其自然和嫣红没过牧民点扎营,我们在牧民点河谷下方扎营,山楂树在河谷上方坡后面扎营。我们的营地在河谷正中,地势较平整,两边是溪流。18:40扎好帐篷,金山再现,今天早晨和傍晚有金山,中午见战神,这是多好的人品才有的荣耀。
深夜的河谷雾气挺大,肚子不舒服出帐蹲坑,见一黑影直直走来,心里一惊,急忙打开头灯,两只铜铃般大眼溜圆发亮,是牦牛,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放慢了速度,一步一步地走,像是冲刺前的节奏,心里发悚,赶紧唬了几声并做好了侧让躲避的准备,幸好听到唬声走开了,更值得庆幸的是牛群一夜都没来营地骚扰。
领队介绍:明月(右一)↓
明月:快乐家园之精英群总当家,重装户外狂热痴迷者,重装户外十余年,几乎把每个周末都交给了荒野。体力耐力背负好,装备收拾快,队员需提前半小时起才赶得上节奏。长线一起走过鳌太,络克线。酒量了得,绰号“差二两”。
D3
阿牛耍牛头出高反,
聂神显神威拦强驴。
早晨8:30启程,明月他们先走了,寻野百度问我昨晚听说了今早什么时候走?我也不清楚,我俩收好装备他们已走得没了踪影。走上垭口,见远前方的坡脊上是山楂树和坡下的明月他们,一会就看不见了人影,我后面除了百度还有顺其自然和嫣红。来到前队隐没的山脊,野战排和小赵因拍照也落在了后面。山脊下的峡谷是很茂密的松林,有一条路迹下峡谷,一条在山脊,都不知道前队走的是那条,没放路标,两条路都在轨迹上,区分不明显,我们选择走山脊。谁知错了,山脊到头是松林无路,左边山谷的下方是机耕路,看轨迹地形只有从机耕路右边绕回轨迹最近。我和百度两人先行强穿探路,喊了他们没跟下来,他们四人和最后跟来的游侠是原路返回,还是另辟蹊径就不清楚了。强穿的路不算难走,机耕路是沿着河流走的,绕回轨迹约4公里路程。
12:00与前队会合,他们也是刚到,这里是商业队和自驾在扎喜康热迪的歇脚点,路边有几间棚房,有驮队和马及驾车的驴友打招呼,他们从波密乡来。山坡上有3户散居藏民,大家在坡上的藏民篱笆院内外午餐,感谢藏民给我们提供开水。顺其,野战排他们几个也来了,全员到齐。
陆续启程,海拔渐次拔高,一条向山坡斜上垭口的山路,下半段有点湿滑。我忍不住又走到了最前面,感觉状态不错,完全没有高原上海拔喘的现象。15:25独自上到今天第一个海拔4502米高点。垭口上有一只白骨牛头,自个摆弄了一番才坐等后队,阿友,小武哥和后队逐渐到达。阿牛见到兄弟,玩法有创意,你懂的!甩来舞去,上下摆弄,单手托举,双手敬献,看得个个争相效仿。美女们更是兴奋,单人照,合拍照轮番上阵,把个山楂树卸包后就忙个不停,一边拍照一边不停的说,莫太兴奋!莫太兴奋!淡定!淡定!。此时阿牛还真淡定了,坐在那直直的看着,不知是晒得更黑了还是胀红了脸,反正手上夹着烟,眼睛像斗红了眼的牛,喘着牛气告诫,别玩了,我高反了。
一节较短的下坡,坡下是沼泽河谷,水浸泥稀,有的地方铺有树枝,有的地方丢有隐陷在泥面的石头。跨跃着走过沼泽地,迎面是一座大而宽广的山脊,山路从左向右半弧形绕上去,平缓上升,路道清晰,山脊上的路边有几处巨石,16:40到达山脊平顶,海拔4675米,之后是一片宽广的平路,我走前面,轨迹是在左边的峡谷带,朝着那个方向走,平地尽头的峡谷是一个山口,就像一道门,这里是在轨迹上,但后面的队伍没有跟上来。只得退回来,从右则无路绕上去,后队是从右边的另一个山口绕上来的,到达垭口上发现下面不远就是那道石门,且很平缓的就上来了,大家白白爬了个坡,我更是多跑了个来回。
过完坡也是一大片宽广的平地,这一路虽然海拔高了,但是植被却很好,无论是山坡还是平地都长有疏密不一的低矮的球形灌木。今天是到不了计划营地了,上完第一个山脊时山楂就交待找到水源就择地扎营。我和野战排,游民率先来到平原的尽头,树木明显茂盛些,卸包找水,果然在山谷沟有细小的水流,先用土拦水,等后队到齐水应该就可以接用了。没工具只好用手挖泥草篼,不成想就这个举动把我害惨了,双手几个手指被泥石划破,开始不在意,过后隐隐作痛,只能用创可贴缠着,直到返程都没见好,苦不堪言。后队基本到了,还差寻野百度,象山水月和中中没到,山楂说他们3个已在半路择地扎营,如果明天早上不赶上来就从扎喜康下撤。
D4
高海拔久留积隐患,
宿营地篝火迎飞雪。
天冷夜寒,帐内水蒸气会凝结成霜,每天晾晒是必须的。今早要等昨天在半路扎营的队员,晾晒装备的时间宽裕,虽然一起来就顺势把外帐和睡袋全摊开晾着。太阳也早早的照在了山顶,但是直到装备见着了阳光才算彻底的晒干。
等到9:00还没见队友回归,都这个点了还没来肯定已经下撒了。9:15决定出发,起步不久,就从海子左边的山道拔升,我和游民在快到垭口的健康教育所石崖边休息,阿友,小武哥,云淡己先行翻过垭口去了,顺其自然和嫣红也上到停歇,并带来不好的消息,媛媛在下面可能出高反走不动了,山楂树培着调息。我们商议由游民下去帮媛媛背包,我们三个继续上垭口去与前队会合。10:50到达垭口(海拔4785米),上了垭口就像上了一层平台,接下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比较平缓,基本是一马平川的草原丘坡。
过垭口沿左边小路走约15分钟来到开阔旷野,前方是一个落在平地上的海子,阿友他们在此休息等候。阳光下冷风徐徐,大家乘着等人的时间又把装备摊开彻底晾晒。队友们得知后队情况,一直沉默不语,也许大家内心都不约而同的猜测接下来的行程变数,山楂树会培她们下撤么?一切不得而知,一切又皆有可能。
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大家正商量想派人去探望接应,远远地见山楂树他们从坡旁现身走来。大家关切地问询情况,山楂说在坡中歇着的时候让她喝了葡萄糖和水,状态慢慢的就好了。媛媛说,看着你们在前面走远了,就心急,越着急就越走不动,现在好了,让大家久等,实在是不好意思。
全员到齐后立马启程,平坦的河床中间是退化了的湿地,大雨冲刷过后留下的条状沙痕和残留凹地的水,有的地表和水呈铁锈色,证明有矿藏。这里旷远地平,没有明显的路迹,按轨迹方向自由发挥,不过还是离开河床走右边草地更顺脚。
一道河谷溪流把缓坡平路切断,浅浅的水静静的流淌,河谷中有石块可跨跃通过。过了河后草坡的高低落差渐渐增大,一巨大连绵的草坡挡住了前面的山峰,13:45登上坡顶,海拔4852米。
坡顶平缓,结绳成串的风马彩旗连天接地,随着风的节奏呼呼!啪啪!地摇曳飘荡,传送吉祥……
山楂带着后队没有冲坡,从左边绕到了坡下,下得坡来见一条明显的牛路小道,才知我们又加了点。
牧民点 ↑ ↓
15:00到达峡谷牧民点,不再前行,就此扎营。非常漂亮的营地,牦牛和马匹已经转场,掩门闭户,人去谷空,空谷清洁又宁静,沼泽小河从河谷中流过,水质相当好。早扎营真爽,终于可以把想换的都换掉,想洗的都彻底洗洗。然而第二天早上晾在柴堆上的衣物被雪冻的僵硬,根本无法晾干,更可惜了我的一双新的加厚羊毛袜被雪盖住忘记收走。

D5
峡谷山吓跑岩羊群,
海子湖惊现格聂眼。
9:30起步,10:00来到满山杜鹃林的山坡,树杆碗口般粗壮,盘根错节,终于明白游牧点屋旁的柴堆原来取自这里,还过,挺纳闷的是周边全是草石坡,唯独这个山坡树林茂密。10:30右横切穿过杜鹃林,上达对面山脊海子。不因特意看海,而是必经之路,如果不穿杜鹃林直接从这边峡谷上来更好走,精确的轨迹应该也在这边。今天的海子从这里开始,接踵而至,精彩纷呈……
中午时分经过洛龙巴沟口,野战排和小赵俩人决定从洛龙巴沟直接下撤去波密乡。分手上路,13:30穿过一条平整的石头河谷,大石错落有致,像人为搬砌般平稳,水从石块的缝隙流过,水质清澈,小鱼儿在石块的缝隙间游弋,看得见,抓不着。这么好的河谷不歇歇脚可惜了,选择在河中间一片石块平地,小武哥,人生烧茶冲咖啡,阿友阿牛试图抓鱼,水里丢了饼干沫,取装备网兒诱捕,结果鱼儿始终不上当。不知是谁支的招,让用石块使劲地砸向水中震晕鱼儿,结果,鱼儿没砸晕,溅了一身水,馊主意!
水石河谷 ↑
穿过了河谷走约15分钟路程,上面是一个月牙形的海子,海子对面是雪山。寒风吹皱一池水,流云遮挡一处天,阴睛交错间涂改着海子的色彩……
13:50到达峡谷的入口,左边是一道天然的提坝,提坝上方是一个海子。左下是一条沿着两边山脉纵深远去的峡谷,呈海拔缓降态势向波密乡方向延伸。峡谷内洒落着色彩各异,大小不一的海子,很是漂亮。
峡谷两边都能走,似乎走右边更合理,隔岸相望,路迹效清晰,离海子的距离也更近。我们走左边是被像提坝的路况误导,下到峡谷边的一段不太好走,陡峭且有几处要强穿。一群警觉的岩羊,远远地就发现了我们这帮擅闯领地的不速之客,岩羊从海子边迅速向山上列队狂奔,眨眼功夫就到了半山之上,确认到了安全距离才停下集体转身观望。
一只战靴样的石头砥落在巨石上,鞋跟着地,鞋头翘起,极像靠放着的鞋子,从巨石下走过,三个角度观望都很逼真,惟妙惟肖。
过了战靴石是几个间隔不远的海子,颜色深浅灰绿各不相同,形状中间稍大,两头略小。海子像镶嵌的绿松石,又像连接成串的项链洒落在峡谷里。
走过三个海子又是一标记景观,我把它称之为战剑石,巨石上扁石如剑,剑柄斜指苍穹,剑刃斜插入石。驻足仰望,蓝天上流云飞掠,阳光下剑刃寒光,耀眼眩目。战神,战袍,战靴,战剑,让人多了许些遐想……
格聂之眼 ↑ ↓
15:52又经过一海子湖,传说中的格聂之眼在湖中惊现。淡军绿的海子里一大圈灰白的圆圈,圆圈的正中间是深绿色的圆心,每个圈的圆周都很规整,每个圈的颜色都很纯正。眼眸很深邃,很诡异,乍一看,感觉它能窥视你的心灵,不由激灵一下心里发毛。可惜离的远手机拍不出理想的效果,如果走的是峡谷右边就好了,距离海子近,视觉冲击也会更强烈。
16:20到达峡谷牧民点,这里峡谷很宽,十几户房子建在峡谷山边或谷内缓坡上,坡下是湿地溪流。牦牛已经转场,家家户户人去屋空,闭门垂帘。屋子旁边均已备好来年进场所需的柴木,周边打理得很洁净,没有生活垃圾的痕迹,谁说藏民不注重环保?
我独自一人径直走从左边坡上的房子间穿过,后队向右峡谷边的牧民屋前过,岔向右边走是对的,路在右边,也是前面垭口的路道。坡上房屋的后面是下垭口的坡,整个坡都是低矮的球形树丛,虽无路但还算好走。下到坡底过河便是上垭口牧区的小路,峡谷经这个垭口收窄了。看垭口还没见一个队员冒头,卸包等候,云淡和游民还久就到了,营地就在前面约1公里的地方。
下了垭口就像又跌落了一层级海拔,一段较平的路,峡谷继续收窄,草色金黄,彩林点点,荆丛红透了细叶,树冠霜染了鹅黄,浓浓秋色朴面而来……
我和云淡先行探找营地。到了树林的山坡前住左择地下峡谷,峡谷里是一河横七竖八的乱石,乱石下是水流轰鸣的暗河,过了乱石河是缓坡草地,山坡上方是稀疏泛黄的落叶松,彩林营地到了。17:30扎营,找好取水点,后队陆续抵达。
山楂他们几个煮食搭伙,在坡下方扎营。煮饭的时候坡下传来大声嚷嚷,山老板又挨批了,隐约听清山老板有些无奈,有些恼火的声音;“不要这样,别太过份”。只能说今天真的都累了,需要找个渠道发泄,就好比在垭口山顶上为自己卸压鼓劲的呐喊,理解就好。我没什么食欲懒得煮米饭,和阿友一起各自煮粉,阿友带的粉非常好吃,几乎与鲜粉无异。简单吃过晚餐,山楂上来和我及阿友3人喝茶,其余早早就已入睡。
D6
藏民家吉村送吉言,
波密乡分道奔前程。
9:30穿过乱石河谷回到对面山坡的马道,我和风,云淡等按昨天的路线返回上坡马道,山楂他们直穿上道走在了前面。10:40爬升至波顶,右转是到波密乡方向。前行是下坡,阿友,云淡等已下到前面山坳需返回。右前方左边风马旗山坡下是通波密乡山道,右边是无路山脊林,为了能更好的欣赏彩林,我和山楂前队选择绕走右山脊。山老板息事宁人,今天晋升牲口级背负,还速度不减,乃真爷们也。
山脊挡住了后队的视线,他们直接奔走左边下波密的小道而去,发现我们在右前方的山脊时,双方的落差和距离已远,只好选择前行。
山林演绎着秋天的进程,树林从山顶到山脚,从峡谷到山脊,逐渐地由绿转黄,由黄转红,由淡变浓,翠似竹,黄如金,红胜火,如画斑斓。
山脊顶端比较陡峭,视野开阔,远眺尽染丛林,鸟瞰山脚波密,山高谷深,狭长的山谷内右边街镇带状分布,左边曲定河流蜿蜒而来,河谷公路向外延伸,整个地况一目了然。
走左边山路下波密的队伍提前约1小时的就下到了山脚,我们还在山脊上就看见他们在晒帐篷,我先行下到山脚,先到队伍己进乡镇。
13:30到达波密乡,中中在路边接应到藏民家休息。中中是从扎喜康撤退到热迪牧民点搭摩托到波密的,据他说两个小时的搭乘路九死一生的体验,无师自通的摩托车技在深沟峡谷上飞奔,背上背着包更觉不稳,稍有闪失不堪设想。双手紧紧的抓着车架,根本不敢看,心提到了嗓子眼,到达波密半天还惊魂未定。在藏民吉村家住了两夜守候我们,今天终于等到了。
吉村弟弟(**小僧)↓
吉村家人很热情亲切,喝着香浓的酥油茶很温馨,像回到家一样自在。失联了几天,只有在波密乡镇才有网络信号,短暂的回归到信息社会,各自赶紧向亲友通话报平安,一旦离开乡镇就又入音信全无的原始状态。吉村张罗着帮联系到巴塘和格木的车辆。15:30车到了,媛媛、清清、苿茉、嫣红和顺其自然5人从波密乡经巴塘撤退,上午野战排和小赵已经从这里先撤走了。最终山楂树、明月、云淡、游民、游侠、小武哥,阿友、中中、阿牛、笑看人生、风和我(12人)继续行程。至此,在波密乡吉村家门口,一边往巴塘,一边往格木,分道扬镳,话别珍重,各奔前程……
乡镇上小卖店里饮料,快餐面,鸡蛋,小吃等倒是种类繁多,就是最想要的青菜没有。各自要了可乐和一些小吃,明月要了一板鸡蛋晚餐共享。食品价格与县城差别不大,我想应该有政府补贴吧!不然进货也太远太折腾了,要保持价格稳定,没补贴不亏才怪。
16:50车到格木,步行1里,选择在空旷平整的曲定河边扎营。其实我的帐杆在早上收帐的时候就出了问题,眼睁睁看着一节杆头缩了进去,一直惦记着这事。不管怎样,反正打定了主意要走完全程,帐杆弄不好大不了找谁混帐。
大家都扎好帐篷做饭了我还没弄好,风自己的帐篷没扎好就和云淡来帮忙。还是游民的办法多,让把杆头拔开取出那节碳杆,用风绳打结穿入杆内,拉风绳带出缩在碳杆内的套头,再装上即成。可最后装回杆头扣上伸缩带后怎么都套不进去,太紧密了,取开时用牙咬住使劲拔才弄了出来,装进去就更难了,心急之下差点折断,最后只得放弃原装不求完美才搞定。今晚大家围在一起吃饭,一板鸡蛋,还有撤退队友留下的菜品,量多份足。我煮的是腊肉豆角干加即食带鱼,好丰盛,唯独少了酒。
D7
定曲河筑路无原貌,
避护所扎营躲寒风。
从格木沿定曲河谷前行,一直到第三个木桥,每间隔一的均有挖机在开挖扩路,原有的路迹,风景原貌已经不复存在。新修的准机耕路泥石裸露,坑坑洼洼,不太好走,如果下雨,靠河边的低洼路段绝对泥泞到难以通行。假以时日,可能会铺上沥青,这对当地藏民和自驾游是个好消息,对驴友来说就没有了徒步穿行的兴趣。
11:00晒装备 ↓
13:00到第二座木桥,休整路餐,至此走完了扩建路段,从河右边的轨迹前行,沿河边是原有的古道,有的地段铺了石块。因为此段路低,若水大人车不易通行,所以另有过桥的绕道。
木桥全用整根的圆木搭建,就地取材,简易稳固,桥面作了修整,人畜摩托通往便利。
一帮藏民小伙子骑摩托去波密乡过节聚会,扎西德勒!荒野偶遇都很惊喜,帅哥桑巴留了微信号让出山后分享旅程美景。尽管路道上水漫石乱,即使摩托搭人行驶,他们也能轻车熟路,车速不慢,有着天生的平衡能力。
浸泡在溪流中的石头呈红色,旁边的是白色,水流很清澈,不知是不是含有矿物质的水染成的呢?

途中歇息,笑看人生拿出苹果削好分与大家共享,毫无疑问是最美味的苹果。背了7天的苹果居然还把皮削了才吃,看他削皮的得意样,牲口驮来似的不珍惜,力气算值钱还是廉价?笑骂他暴殄天物,实在是奢侈得有些过份。
山坡上成群的雪鸡悠闲地觅食,像芦花鸡似的黑白毛色,体态健硕,数百成群,以为是藏民养的家禽,到宿营地后才明白是雪域珍禽雪鸡。
18:00到达峡谷避护站扎营,避护站是5.12后由国家出资建造,在自然灾害易发区域建设的临时避难场所,采用规格统一的铝合金板材建造,板房通体蓝色,峡谷内右左相隔约1里建有数间,醒目易辨。板房无门锁,门口堆码着一排劈柴,进门是宽约2米的隔间,左边门进去才是大栅房,房内有藏式柴炉。放牧季应该有牧民入住,有薄膜铺地但无卧榻,人走后地面没清扫,有些凌乱。屋内聚餐到是不错,藏柴炉烧水,晚餐喝茶,避风又暖和,当晚阿友,阿牛,明月在棚内宿营,其余在外扎帐。
D8
爬雪山打卡生牛气,
过草地夜宿沼泽营。
草原雪山和沼泽景观;8:30启程,沿峡谷行进,上午的路段起伏不大,队伍走的很散。11:30经过又一避护站,二三十间的栅房散建在平坡上,周围无高山深谷,选址理想的应急避护站。机耕路通往右两边的山坡垭口,向左绕升几十米有一个海子,看得多了审美疲劳都选择不去。
山坡上融雪后的泥土有些膨松湿滑,我索性直走坡上的荆丛地,抄近路上垭口。快到坡顶发现山路已在半山坡处转向左垭口,尽管右边垭口也可以绕回正轨,为保险起见,选择横切降坡与坡路相向而行。
12:20走回机耕山路,一长段平行的垭口,海拔4755米。左边雪山延绵,白云朵朵,山是天上的云,云是天上的山……
垭口上下是低矮的荆棘林,成垅成行,平平整整,像茶园般长满了山坡峡谷。垭口上阿牛在前面背对着寒风等着,我后面不远是山楂树,阿牛说这里雪山白云背景好,等山老板用大JJ拍照。山楂刚到,阿牛饶有兴致地喊;老板掏大JJ搞一张,山楂疲态未消的回了句,“这有什么好照的”,阿牛觉得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心里的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a href="http://ah.8264.com" target="_blank">安徽账懔恕迸ね芳弊摺I介诤竺婧暗溃甙ⅲ≌瞻ⅲ〔徽詹徽眨∏笪乙膊徽?! 边走边嘟囔,哼,人家冷冷的站着等了十几分钟,让你照张相都不照。我乐笑出声道,阿牛锅,你发牛脾气的样子好可爱!人家不是让你别走了帮你照嘛。就不照了,求我也不照了,我这人就这样,哼,当时不帮,过后就是求我,我也不稀罕!你真生气了?没有没有,我不高兴让他也别舒服。哈哈,哪你是专门耍小牛仔脾气喽!是头犟牛!!
12:30翻过垭口在下坡背风处路餐,这是最后一个四千七以上的垭口,翻过了垭口是很长的下坡机耕路,直达下一级的峡谷沼泽地,说是机耕路其实只是宽可过车的山道而已,少有车辙。有的下坡路段路面面是被风化了的岩沙,有的岩沙颗粒谈黄,有的像盖了一层没融化的雪一样灰白。
15:30下到沼泽河谷,机耕路到此嘎然而止,路在河谷右边,沼洚河无桥,但此处水流非常清,水底全是沙石粒,车子应该可以涉水过河。我们走左边山脚沼泽地,进去后没有路径,各自接方位自由发挥。沼泽地面的草皮挺厚实,很多盛满了水的坑,草皮下面饱含水份,踩下去水就挤压上溢。
沼泽地的荆棘灌木高可及腰,穿行中上有灌木下有水坑,跨跃强穿,既要防划伤又要防湿鞋,通行非常不易。
在沼泽里穿行约2小时,15:30择地扎营,峡谷里的山坡比较陡,实在找不出可以扎帐的营地,只能在沼泽地里了。幸好选择的扎营地地势略高,很平整,水沟从中流过,虽然地面潮湿,但是相比其它地方已是最理想的营地了。由于这里略高,靠河心的地面,是破大水冲刷后留下的干净碎石沙和木柴,饭后篝火茶话又有着落了。
D9
看来路九曲十八弯,
结行程禾然色巴村。
早上吃过早餐,再升火处理垃圾,(这是每天启程前必做的功课)。8:30开路,这一段沼泽比昨天的更难走,水在草皮里浸流,灌木荆棘更茂密,很多地方草下是稀泥,需要不停地迂回寻找有落脚的石头踩踏跳过。为寻好走的地方,游民走入河谷中间的沼泽结果更糟又绕了回来。
10:10走出沼泽地,过了独木桥,左边是山脚草甸,右边是沼泽河流。山脚秋草金黄,厚实如毯,一直铺到沼泽河边,草甸中的小路如一条小沟,在草坡间蜿蜒伸展。终于不用再绕行沼泽荆棘缩手缩脚,终于不用再担心沼泽湿鞋举步维艰。终于可以放松腿脚信步闲庭。
沼泽河流边是雪还是未消融的冰?其实都不是,它是河流日积月累沉淀下来的洁白如雪的岩沙。在阳光照耀下银光闪亮。
11:00到达禾然垭口的山脚,禾然垭口是此行翻越的最后一个垭口,海拔4375米。游侠不想翻垭口选择绕道若根错出山回理塘,游民培同前往。山坡看似不高并且是横切上去的,错过了入口就选择从山脚横切冲顶,反正坡度不陡容易攀爬,爬升至半坡走上横切山路,边走边停欣赏峡谷景色。
12:00到达垭口高点,站在垭口上居高临下看来路,沼泽峡谷极目致远,沼泽河流“九曲十八弯”,阳光下银蛇逶迤,异常壮美……
13:00到达色巴湖休息午餐,色巴湖是全程最大的湖,浪头拍岸,水鸟随波逐浪,湖深水阔,碧海云天……
走过色巴湖就进入了毛垭草原,草原上是一条平平的有车轮痕迹的草路,我和笑看人生俩人走在最前面,前方就是禾然色巴村。14:30到达徒步终点——禾然色巴村,历时9天,全程130余公里。
接应的车辆还没到,20分钟后全员到达终点仍没见车来,原来司机把车开到安九等,1个多小时后车才开过来。汽车行驶在毛垭草原上,周边山上的积雪已比去时少了许多,草原上吹着温暖柔和的风。司机不停地夸赞,像是自己转山出来似的高兴,倒是我们都很淡定。
庆祝晚宴是在离夏天旅店不远的“传说理塘”藏餐馆。很地道的藏式餐饮,很有特色地美食美味,酥油茶香,青稞酒醇,劳累顿消,疲态全无。至此,川西行第一条线完美收官,明天又将开启新的行程……
转山格聂——格聂转山已遂愿 !
传说理塘——理塘不再是传说 !
( 本文作者 : 刚好…… )
[    每一次毅然远行的执念,都是心灵的召唤,自然的邀约。每一次不期而遇的美景,都是上苍的赐予,前行的动力。每一次途中邂逅的道别,都是前世的约定,今次的重逢。一切机缘天定,绝非偶然,让我刚好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