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游击队的84天两广云贵流浪记_户外

2020-05-09 23:13 |来源: |编辑:admin666
人人都有一颗向往自由的心,节假日出门旅行是一件愉悦的事。小资们常常说的“诗与远方”大概不过如此。2020的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大年。当疫情来临,我等被贴上“武汉”标签流浪在外地的蝼蚁,面对的更多的是“苟且、诗与远方”共存,在夹缝中求得一席立足之地
俺,从2020年1月23日早7点离开武汉,到4月15日下午16点回到武汉,在外游荡了整整84天。说自己是“抗疫”有点吹牛13,其实只不过是逃跑流浪了84天。如果说900万坚守武汉的市民是英雄的,我等英雄在哪儿?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英雄”之处。武汉最危难的时候,俺没有消耗别人冒着生命危险运进城的粮食,也没有制造大粪灌入武汉的下水道,为减轻武汉的城市压力尽了点力。俺也觉得自己有点不要脸,把一个逃跑行为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但客观似乎是如此
84天,行程万余公里,历经湖北湖南,二进二出两广云贵。欣赏了祖国的大好河山,领略了各地人情冷暖
俺没有撒谎,《再走一回》群中我等19人6台车的自驾班子,是武汉封城前3小时离开武汉的。这次行程是早就计划的,并非临时恶意逃离武汉去传播病毒
这注定是一次离奇的旅行,原本报名的有12台车,临出发时,锐减成6台。其中如月亮姐、仨牛等因体制身份,被临时要求不得离开武汉的。也有如沫沫苦行同学,临出发时,儿子发热,全家人瞬间陷入绝望的惶然,庆幸的是,公子只是普通感冒引起的发烧。不幸的是,我回汉后,得知他的一位远房亲戚在疫情期间不堪忍受绝望的压力,从楼顶跳下去了。芸芸众生,哎,这可能就是武汉封城期间的蝼蚁写照吧
1月22日,晚,临睡前,俺特意看了一遍武汉疾控中心李刚同志的讲话:“可防可控,只具备有限人传人的可能”。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上千万人口的城市,出现几十个病例,这中标的概率比七合彩都低,没料到之后的经历会如此梦幻。个中细节,容以后一一道来
其实,本人在1月8日看到央视播放的一条处理武汉“造谣者”(后来才知其中有李文亮)的新闻时,便长了个心眼,第六感觉这可能是第二次萨斯。从此后,便给自己定了三个原则:1、不到餐馆吃饭,2、不去超市与人头超过50个的公共场所,3、今年年底拒绝任何形式的年饭。所以,对自己的健康非常有信心。经历过1988年上海甲肝与2003年萨斯的我,以为只有有症状者才具备传染性,值得庆幸的是,至今这19人没有任何一位健康有问题
1月23日早7点,看了一下4个小时之前凌晨发布的“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1号)”,也没觉忒大异样。通告只是“恳请广大市民、旅客理解支持!”城市公共交通暂停运营。
然后,驾车走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当时感觉有点异样,从未见过如此安静的武汉城。从汉阳王家湾上高速口也未见任何检查站,一路畅通,沿着武深高速一路向南奔向贵州
就此,原本计划8天的行程变成84天的流浪模式拉开序幕
当日下午,跑到湖南境内的凤凰服务区时,见到两台“鄂A”牌小车,千里之外见老乡免不了聊上几句。其中一家男主人穿着拖鞋睡衣带着老婆孩子使我狂笑不止,他说:“一觉醒来要封城,天晓得会发生么事,我行李也来不及收拾了,先跑出来再说,下一步走哪算哪”。也许,我等与这一家落荒而逃的,就是人们鄙夷的500万“逃离”武汉的数字。这一天,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九
事实证明,我笑别人笑得太早了。接下来的日子,全国的形势一天一个样。此处先剧透一下:之后四天内,俺们被云南人民举报了,被特警包围了,被中越边境边防警枪指了,又自投罗网求隔离去了。接下来的三个月中,东奔西突二进二出两广云贵,各种被排斥各种被暖心,当然,还游山玩水了。字面上看来不太雅观的画面,处处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这是后话,以后详述
当日天黑时分,全体顺利到达贵州铜仁波西塔诺酒店,四星级,吃饱喝足睡美容觉,为明天游玩镇远古镇养精神
点名开始:1号车我与仙子等,2号车神医一家及小周小凤,3号车神医妹夫老杜一家,5号车奇奇一家,6号车天路、晓光、达歌夫妻,7号车笑笑一家
未完待续,以后的段落将根据84天的个人笔记一一说道
友请提示各位看客,本记录不可能会有哗众取宠的如PS般的照片。本次出行人员,都是实在人,有限的照片都是原版,不可能专业。至于作者本人,甭说摄影,连拍照都不太会。本人辛辛苦苦玩了大半辈子,从1990年代的背包晃荡无人区,到近年来踩油门晃,什么岁月干什么活,知命。不敢说走遍天下,中国境内的犄角旮旯到处晃,晃多了,对各类景观审美反而麻木了。想从本记录中找到很赏心悦目的照片,不太可能
本记录侧重点在于疫情期间的“人文景观”,各位驴友如果想从中得到什么攻略之类的,请你打开地图对照记录中所提及线路及点位描述,应该对你有所帮助。如果您非常在意看照片,建议阅读到记录中提及的景点名或地名时,到百度看大师们拍摄的相关照片。我保证,我看到的就是大师们拍摄的景象,只是惭愧俺没那拍摄功能。遍寻祖国的山山水水,中国版图在心中
至于我在记录中将会提及的有的冷门点位,冷门到网上都百度不到照片的点位,您只能通过文字描述您先联想一番,待自己有机会时再亲身去体验。比如,我将会在本记录收尾部份提及“站在这里观赏远处,目光所及,极象年保玉则的造型”。这是七百弄的一个点位,七百弄现在关注的人不多,我说的七百弄中的这个点位,关注的人基本没有,我没有在百度中见到我当时所站立的点位大师们拍摄的照片,俺自己又不会拍。但我到过年保玉则,两厢比照,只能这样描述这个点位了
再比如,本次流浪俺晃到了所谓的“世界公路奇观”云南68拐,网上的图片很震撼,本人到了现场,你就是拿个杀猪刀架我脖子上,俺也不可能拍出那种水平来
1月24日,年三十,武汉封城的第2天
昨晚入睡前俺已将今天的行动计划安排妥当,照常规执行便可。众老同学也都熟悉了我们这个班子出行方式,抛弃一切形式主义的东西高效率行动。对本人而言,两台车出行100公里与20台车出行4000公里,工作量是相同的:制定合理的计划—通知—执行。当天的行动内容如下
《1月24日早起通知及行程安排》
8点大堂准时集合,特别提示:请在每日早起时将手台打开,以便及时沟通协调。各位用早餐时,请把房卡第一时间交前台,以便酒店收房,避免因查房耽误整个队伍的动身时间
行程安排
第一站:镇远古镇,游览此古镇时各自为政找停车位,此镇停车位相当紧张
第二站:直奔安顺年夜饭,年夜饭地址:聚福轩餐馆,订餐电话号1507295abcd
当晚下榻地:安顺半山酒店
8点15分,各车动身向镇远出发
照经验,越小的城市年夜饭越难搞定,故年夜饭地址选择贵州省内稍繁华的安顺市。照时间预算,这个城市也是当天我们在傍晚时分能轻松抵达的城市。
这餐年夜饭来得可真不容易,3天前,安排晓光预订年夜饭,安顺的各餐馆一见是武汉手机号,直接拒客。大活人也不能让一餐饭给饿着是不,一年也就这么一顿年夜饭。复,晓光与神医等商量,小周的手机号是随州的。那时,全国只知道武汉,不少外地人还不知有随州这么个地儿,用小周的随州手机号顺利订到了饭
10点35分左右,队伍到了镇远古城。刚停妥车,接到当晚入住酒店的来电,要求提供武汉籍人员数量,需要报备。1月22日出发前,网上已传出武汉人在外地被各种排挤各种拒绝,有的沦落到流浪街头的地步。当时我可不太相信咱们中国人个个会愚昧到如此地步排挤武汉人,全民“素质”不至于如此。为保险起见,22日下午俺可是与预订的各酒店主动联系过的,声明我们是武汉的,当时你们可都是一致表示:只要不发热、身体健康一概欢迎
此时感觉形势有所变化,我等距离武汉已有千公里之遥
接着游览镇远,这是一个美丽的古镇,列位各种拍照各种打卡。晃到青龙洞时,售票处已贴出告示:不接待湖北籍客人。隐隐感觉,忌鄂已升级,前天订年夜饭,忌的是“武汉—鄂A”,现在有点忌鄂如仇的感觉了
下午1点,晃完古镇,走了,到安顺吃年夜饭去。此时,本群刘刘同学带着老婆正呆在广西阳朔,找不到年夜饭,想跑到贵州来同我等聚餐。这家伙为了吃可真特么什么都想得出来,为了吃个饭愿意跑600多公里。切,您就好好在阳朔呆着吧,甲天下的山水让您瞧着,眼睛有营养了肚子自然不饿。可是啊可是,这悲催的家伙,第二天就被阳朔当局集中隔离了,谁让你是武汉人咧
天色将黑时,咱们到了聚福轩餐馆,一干19人2大桌,杯觥交错大快朵颐不亦乐乎。今天回想此情景真是冒冷汗,之前各种官宣给咱的印象是:武汉疾控中心的李刚主任说的“可防可控,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照此说法,一拨人等没有一个发热的,哪来“有限人传人的可能”?故此大胆聚餐。离开武汉前自己有三原则,那是因为,到公共场所或餐馆去吃喝,俺也不知道谁是发热的啊。19个熟人,谁若是有发热,也不可能害朋友不是。跑到贵州餐馆放心吃喝,那不当时这儿还没有一个病例嘛
吃饱喝足,奔半山酒店睡觉去,此酒店属安顺豪华酒店,到前台取房卡有异样了也:测体温、发口罩
进房间不久,接到预订的昆明、曲靖、昭通、重庆等多地酒店的来电,话说得很客气:“不好意思,本店无法接待湖北籍客人,请你们尽早做另外打算。我们已接到上级通知,近两天可能要关门歇业了”。事实证明,对方说无法接待湖北籍人员此话依据在哪不知道,但在1月27日之后,全国的宾馆酒店绝大多数被暂停营业是真,用于隔离的宾馆酒店除外
思绪有点乱套,尼玛,难道大过年出来风景没看成,接下来的日子落个露宿街头不成?
电视开着,不停的播放各种疫情消息。稍冷静,想起该病毒的介绍是,在气温稍高湿度小的环境中,离开人体在空气中的存活时间短。马上想到,可能在气温高的地理位置疫情会轻一点。脑门顿开,难怪明天的目的地云南省富宁县预订的酒店没有来电拒客,那儿的气温不正高着吗?上网一查,富宁所在的整个文山州,一个病例没有,难怪他们那儿现在安全着呢
立马主动与预订的富宁坡芽大酒店联系:“我们武汉人明天来入住,有问题吗?”,对方答:“没问题啊”。还不放心,提醒对方:“你们还是请示一下有关管理部门,问一下对我们武汉人有什么限制”,对方表示:“我们这块疫情控制好象没有专门的机构,这事好象是联防队在管,明天他们上班我们问一下回复你,不过明天是初一,他们上班可能有点晚,9点半左右应该可以给你准信”
此时,窗外飘起了鸡毛大雪,不一会,街道灯光所及处一片白茫茫。与动身前看到的天气预报完全不对啊,真TM天气预报胡说八道。这天气预报的准确性与武汉李刚主任播疫情形势一个德性。看形势,明天的路必是雪地模式。但无论前途有多难,必须找到安全的,不排挤武汉人的地儿边走边看风景,处境的艰难不亦是风景吗?
释然,入眠
1月25日,大年初一,武汉封城的第3天
7点起床,通知各位,今天的行动等进一步通知
拉开房间落地窗帘,俯视白雪覆盖的安顺城。如果有一个正常的心境,此时一杯热茶闲坐窗前欣赏窗外这银装素裹倒也不失一份惬意
此时此刻,距离武汉二千里之外的安顺大街静悄悄。全然没有往年初一早上鞭炮齐鸣的嘈杂与喧嚣,时光仿佛凝固,整个中国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
各QQ群微信群传来的消息似乎比窗外的白雪还要天寒地冻,有的武汉人在外被酒店驱赶,餐馆不接待。有的在高速公路流浪几天食宿无着被各种“劝返”各种“引导”
此时让我感觉出离的无奈,口号喊得震天响“武汉加油”,当武汉同胞出现在喊口号者面前时,面对的可能是“武汉人滚蛋”,我们的九年义务难道还能教育出一部份这种公民?
如果这种“忌鄂”仅仅来自民间,可以理解。每个公民个体知识储备的差异而产生对病毒的恐惧使然,因无知而产生的恐惧可以理解,人人都惜命,这没有毛病
此时让我感觉出离的愤怒,有的地方管理者用特殊时期的特殊权力,对出现在当地的湖北人“劝返”或“引导”离开,这简直是赤果果对同胞的伤害。此观点,在三个月前如果公开谈论,可能是一种“负能量”。现在全国疫情控制了,俺得好好扒拉一下,有此种措施的当局者,请你们好好反省吧
有一个法律问题,有待法学专家以学术态度认真研究,俺不敢对上位法与下位法的关系作太多的定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五条 各级人民政府领导传染病防治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制定传染病防治规划并组织实施,建立健全传染病防治的疾病预防控制、医疗救治和监督管理体系。
俺还是以屁民的常理来讨论有关“劝返”与“引导”问题吧
如果出现在某地方当局面前的是一个健康的湖北人,你有什么理由“劝返”这个湖北人离开你管辖的地界?他的人身自由是受上位法宪法保护的,你的权力只是下位法临时授予的
如果这个来自重疫情区的健康湖北人是惜命而不敢回暂时重疫区的家,您就不可以高抬贵手让他在您的地界暂时安全地呆着?42身份证就必须滚回42地界去?可你别忘了,无论他多么猥琐惜命,他是合法公民,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界是宪法给他的权力,你的一亩三分地不是中国?
如果出现在你面前的是带病毒的湖北人,你地方当局更没有理由“劝返”。疫情期间检查公民的健康状况积极救治,难道不是任何地方当局的职责与义务所在?你一级地方当局的担当在哪儿?
“劝返”就意味着这名湖北人必须继续移动,你能保证带病毒的湖北人在继续移动过程中不造成新的人群感染?在你眼里,感染其它地方的人群是没有毛病的,只要自己辖区内的疫情数字好看点,您就是尽责了?
还是回到俺面对的现实吧,昨晚各酒店来电说即将关门歇业看来不假,这应该是国家要求。7号车笑笑是武汉某酒店的高管,一大早接公司电话,要求她必须回武汉安排歇业事宜。一大早她就急吼吼驱车回汉,现在队伍还剩17人
此时,我群雄蕊同学带着老婆孩子正在云南普者黑的一家星级酒店遭遇驱赶。老朋友守望者与夫人也在贵阳遭受酒店方驱赶。一棵葱同学与夫人正低三下四蜷缩在广州某酒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日有余,无他,生怕一出房门房卡再也打不开门。消费者是上帝,如今的上帝遇上新冠君也是见了鬼,一个个住在当地高大上的酒店中的武汉人,如今都一个个猥琐成这人模狗样了
各位小伙伴闻武汉封城三天的各种消息,个个噤若寒蝉,都不太敢也不愿意回武汉。可是,如果我们被迫无去处时,我们又能去哪儿?天下这么大,天下这么多文盲,通过这两天,应该全国扫盲了,至少全中国每个人都认识了“鄂”字,一众“鄂”牌车,哪里跑?想得俺喉咙都呃呃呃了
下楼,坐在酒店气派的餐厅内,面对餐台上琳琅满目的食物无多大食欲,囫囵吞了几片西瓜算是新年第一餐了。当务之急,俺得保证自己与这些小伙伴今晚不流落街头
跑到大堂,鼓动俺随身携带的三寸不烂口条,先给大堂经理拜个年套套近乎。然后咬文嚼字“瑞雪兆丰年啊”,哪知经理说:“好多年没下这大的雪了,你们可以先欣赏贵州的雪景啊”,听得俺心里那个恼啊,这悲催的事,全给劳资们给摊上了。俺现在哪有心思看雪景,咱在担心你小子是否会撵我。嬉皮笑脸对经理说:“您看这大的雪,看来是天要留人啊,您看如果今天我们走不了,能否再续住”,经理满口答应,好。一个窝已经落实了
一大早,贵州各地对待武汉人的方式不断传到我处,具体举措俺也不便多言。凡2020春节有过贵州经历的武汉客,心中都有数。说个最简单的:疫情初期,上海、广州、南京、苏州、浙江全境....中国N个地方,对集中隔离的武汉人食宿免费,但从未听说过贵州哪个地方对武汉人隔离是免费的,至少我没听说过,也许是咱孤陋寡闻不知道。事实是,本群的雄蕊同学一家三口在贵州的省会贵阳军阅酒店被隔离是付费的,而且价格不菲
至于武汉人在外被隔离是否应该付费,俺会在之后自己被隔离时成功说服广西南宁当局免去140名湖北人费用进一步说明。这并不是公民贪国家的便宜,应该解释为:纳税人个体为了国家的安全自愿牺牲人身自由14天,国家应该承担纳税人在这期间的食宿费用
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没毛病,谁敢卖一瓶不含国税的的农夫山泉给我?这一生,我得喝多少含国税的水?任何有良知的炎黄子孙的的愿景是,我族亿万同胞永远不要再“享受”这种国家负担的食宿。这么简单的家国理念还在各种主流媒体讨论,不得不说,这是我族思维的悲哀
种种迹象表明,如果有去处,贵州不是久留之地,赖在这儿,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之一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听筒传来富宁酒店方的声音:“你们来吧,配合测量体温就可入住,我们当地对武汉人没有其他限制”
此时是上午9:51,立马全队集合,目标地:云南富宁。依原计划8点动身,今日还可观赏一段相当美妙的盘山道,这一子计划只能放弃。根据时间计算,现在动身,全程高速,到富宁也得天黑了,安全着想,尽量少走夜路
安顺大街上的雪足有10厘米厚,这对各车司机是个考验。此时本群苛刻的对主驾司机硬要求的功能显示出来:必须具备10万公里的累积驾驶经验及1万公里山道经验才具备主驾资格
当时的路况是:靠近安顺市的3个高速入口因暴雪全部封闭,不得不沿着国道绕来绕去绕到安顺与贵阳之间的平坝收费站上高速。奔富宁距离最近的银百高速多段因暴雪封闭,不得不选择距离最长的线路:沪昆-汕昆-广昆。本来最近550公里可到富宁。各种因暴雪造成的封路绕道,实际行驶距离变成了750公里
枯燥的数据分析,包含的信息是即将面对的路途的艰险。实际行驶时,过几个海拨较高的垭口时,路面不是雪的问题,是厚厚的冰
还记得一棵葱那厮不,那家伙现在时刻与老婆二人缩在广州酒店中正犯愁呢,酒店已经给他各种脸色了,不知何时会把公婆俩扫地出门。好吧,有仙子哥开车俺就放心地坐着,闲得蛋疼与一棵葱聊电话。
什么什么,这家伙想杀到云南来同我会合。俺悄悄地告诉他:“据我估计啊,云南近两天的形势应该不会太紧张的,我呢,就趁这空档在云南玩几天,玩得差不多了,武汉的形势好转了,初六就回武汉去”,接下来事态的发展,证明我这个梦想简直就是幻想。想初六回,这是国家规定的放假时间,新冠君可没说初六它就下班了
然后又悄悄地告诉他:“据我得到的信息啊,现在在外地的武汉人,只要给目前所在地疾控中心打个电话,立马会有人接你去隔离”,这家伙听到这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让我去坐牢的节奏吗?”
“且慢且憬,听老夫细细道来,隔离场所的条件一般都蛮好,象我老家浙江,都是用星级酒店隔离武汉人的,而且吃住免费。你现在不就愁拿着真金实银别人不让你住咩。隔离那活呢,就是不太自由,活动空间只限于酒店内,不自由也比花了钱看别人脸色强吧。广州的政策与浙江差不多,万一你现在住的酒店要赶你跑,你啊,就自觉去隔离吧”这厮把我的悄悄话听得津津有味,明天这家伙的表现,差点没把俺笑岔气,此处按下不表有待明天分解
还剩下5台车,列队,相互通报路况,稳稳地行驶。期间,约半小时能见到我向或对向车道有一台大货在蜗牛爬,小车基本看不到。这一天,贵州、云南都还没有因疫情而交通管制,路上车辆的稀少应该是暴雪所致。折腾了九个多小时,于19:30到达富宁
这个县城有意思,主城区离高速口就1公里多点。路灯下的行人没有戴口罩的,整个文山州现在一个病例都没有,富宁县就更没有病例了。千里之外天寒地冻正在封城的武汉似乎对这没影响,窃喜,来对地方了
到酒店前台赶紧拿卡,酒店对面几个大排档灯火通明。杀将过去,一番风卷残云个个肠肥肚圆
好咧,回房休息,好歹也是家星级酒店。今晚能睡个安稳觉没风餐露宿就是王道。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这周边好玩的地儿多着呢
1月26日,年初二,武汉封城的第4天
今日关键词:愉快地玩耍、被人行注目礼、决定自觉接受隔离、又被特警客客气气包围
昨天走过冰天雪地,翻山越岭,历经千难万险,失魂落魄地从贵州安顺跨省1500里地到云南富宁,窝进了这个县城高大上的坡芽大酒店
此地气温比昨日的贵州显然换了一个季,昨天在安顺走出酒店门,套上冲锋衣还冻得瑟瑟发抖。在富宁一件羊毛衫外套一件薄抓绒便够了
心情温度也由在贵州时的冰点变成了春天,大脑也满血复活了。餐厅过早完毕,把全体17名小伙伴号到本人房内开会,宣布:
原计划是从这儿开始向北到昆明,然后到曲靖、昭通等地儿沿途赏景,再沿金沙江大峡谷晃到重庆回武汉的。原计划显然是不可能了,我昨晚分析了一下原计划沿途所过之处,抗疫措施都非常“硬核”,有的地儿,此县到彼县的道路全部挖断封闭(高德地图上能看出来),鄂人开着鄂牌车是插翅难飞过这些地儿的。
整个云南文山州,目前一个病例没有,通过咱们自己的切身感受,这边的百姓也不会把咱们这些“鄂人”当恶人,在这呆着也安全,至少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感染。从消费层面来说,这儿的标间是218元含双早,过年期间,能住在这种性价比的地儿也算可以,至少还算个4星级。根据我的估计,目前全国形势都这样了,也没人出门旅游了,我们想继续在这呆下去,酒店既不可能驱赶我们,也不可能涨我们的价。
离这儿50公里外的广西那坡县,早上我问了一下,所有的酒店已不接待武汉人。显然,广西没有我们能住的酒店。但是,这儿到广西的道路都是通的。现在我们就以此为大本营,把半径200公里之内好玩的点晃个遍,等初六形势稳定了就直接回去(这时我还在做着初六回武汉的梦咧,没有幻想就没有梦想啊)。
小伙伴们听后呱唧呱唧
此时整个武汉城整个湖北省的管控措施在步步升级。今天,整个湖北省,除了襄阳,已全部实行封城,差不多已是封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今我等17鄂人,算是浪迹江湖了。武汉城中形势不容乐观,我等还在游山玩水,恐引起武汉城中人的心中不快。故,自离开武汉后,整个队伍处于静默状态。缘何?
鄙人集数十载厚黑心得之大成,深知中国大地除了生长我等这种长着狐狸脑袋兔子腿的生物,还盛产“妒夫妒夫”,故此交代小伙伴们,静默低调
此时《再走一回》群中各种玩笑与谣言四起。开玩笑的如探路者,他在群中说:“校长一伙四天没任何动静,不知他们到哪儿了,估计是被隔离了,现在时刻校长被装在一个笼子里,饲养员用树棍子叉个馒头正在喂给他吃”,TNND,这联想力也是前无古人了,这画风不要忒美好
《再走一回》这个群,为本人所建,建群宗旨便是“人人生而平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人人都可自由在这个平台召集活动”。这个群,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本人是刻意淡化这种无厘头家长式的组织架构,群主与任何群员都是平等的,本人非常讨厌群友称我为“群主”、“老大”,这种虚无算几品?有机会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便是500年前修的缘。
这个群只注重实际效果,比如十几二十几台车长途三四千公里,这是常态化的节假日项目。在形式上,这个群是没有群徽群旗等标志的,完全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集合地。任何群友都可发表与“群主”相背的言论,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不坑害群友的经济利益,保证无人踢你。因为这个群是这种性质,所以呢,群中喜欢看本人笑话,甚至心存恶意的群员,也有几位。无他,
因为本人平时在群中就是嘴巴没上锁的,遇到看不得的人与事,俺不会踢你,但绝对会被咱糟坯一通,得罪过几个人。得罪归得罪,俺保证不踢你,咱没那小气。动用霸权与人为难不是我的风格,有种就当面锣对面鼓接着干,干不过你就得忍着
果不其然,这几天,这种货冒出来了。平时在群里从不说话的,这几天在群里特活跃,转发各种武汉人在外地的遭遇。意思嘛,无非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校长,也不过如此,说不定现在把小伙伴们都坑了,不是被别人砸了车,就是被别人关起来了在受虐待”。这还没完,居然造谣说劳资已经新冠挂了,我日他先人。其实,俺还真得谢谢这货搜集的各种武汉人在外地遭遇的信息,通过分析这货的信息,让我等避过不少麻烦。这就是中国某些阴暗人内心的新冠病毒:我过得不如意,老子要努力证明你活得比我还惨
闲话少说,人心江湖想看咱们笑话是不可能滴。这一天,武汉城内疫情数字也不见恶化,咱们继续游山玩水也不存在道德失落感。继续保持静默,为何?别咱们玩得开心时,群中心理阴暗者一个电话打到当地疾控中心来找我们这拨武汉人的麻烦
今天第一站:广西鹅泉。这地儿以前咱去过,如今没地儿去了,众小伙伴又没去过,咱这回当导游了,自己也故地重游一番
为了不浪费沿途的风景,高速到坡荷收费站下。然后沿着359国道晃到鹅泉。这一段国道边,风景如画,边走边停边看。此国道与传说中的世上最美合那高速是平行的。请看客记住,以后如果只是为了看合那高速,建议走一盘高速再走一盘国道。国道上的风景更漂亮,而且可随时停车慢慢欣赏
跑到鹅泉,很不幸,今天早上已按照国务院要求关闭,外人不得再进村。由于是故地重游,俺给大家描述了一番村子内的情况。村子内其实只有那个小湖有点看相,其它的也没什么。村民不限制我们围着村子外围转。观赏鹅泉的标志十五孔桥的最佳角度,其实并不是进村,而是227乡道。众人徒步到乡道上的观赏点,各种拍照各种打卡,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回去吹B至少可以大言不惭“谁敢说我没到过鹅泉?十五孔桥咱都看了”
还记得呆在广州的一棵葱吧,这家伙昨天听了我的悄悄话昨晚应该睡了个好觉。当我们在鹅泉晃的时候,这小子被广州片警从酒店客房拎出来了,警察叔叔应该对他蛮客气,听俺昨天一番言,他心里有底,警察肯定是请他去隔离,虐待是绝对不可能的
接下来,这丫的欢天喜地搞起了实况转播,实时拍照片发到群里,顺序是:1、警察看着他上自己那台“鄂A”车,国家没给配专职司机呢。这已很不错了,整整5天,这车停在酒店地下库角落不敢动半下,2、然后警车开道,他在后面跟着,这待遇TM忒拉仇恨了,习大大出行,也不过多几台开道的警车而已,3、经过一段蛮漂亮的林荫大道,这家伙还不忘拍照,说这可以出大片,4、终于到了,又来一张照片,画面中的建筑“番禺疗养院”5个大字写得还行,6、经过消毒,这家伙步行经过一段内部道路,鸟语花香的,7、进到房间了,又来一张照片,目测,房间内的条件达到了三星级酒店客房的标准,窗外还有游泳池
得得得,俺不看了,您就好好在里边呆着吧
晃完鹅泉,一众人到停车场取车。有两台成都的小车刚到,车上人下来,一见几台“鄂A”,隔着远远就高声问:“耶,你们武汉的怎么也在这儿?”,气不打一处来:“武汉的怎么了?如果我不健康,能把车开到这儿来?”
这个时候,群里的月亮姐、凡夫、琦玥、游乐...等众位或打电话我,或QQ私下留言,问我怎么回事?一点音讯没有。俺如实相告:好着呢,正准备去巴泽梯田咧,玩一天算一天,形势再紧张,俺就求隔离去
月亮姐千叮嘱万吩咐:准备去隔离就多带点吃的进去啊。我的神,你以为隔离是坐牢啊,我相信国家会善待的。当务之急是快到中午了,我中饭没地儿吃,今天路过广西的各镇子,餐馆都关着门咧,各车上只有饼干面包牛奶罐头之类的干粮
那就边走边填肚子吧,晃到了锦绣古镇,镇上的水果摊、超市等都开着门,人们似乎还比较祥和。我等各找车位停妥车,步行到景区门口。见通告,发布日期为今天,那应该是一早才帖出来的,停止营业,谢客。哟呵,看来离武汉3千里之遥的小镇行动起来了
此时我看到一老乡拿着电话在讲难懂的广西方言,大概意思是,这儿有武汉车。心想不妙,如果来者善辈,至少先当面问一下我们咋回事吧,抄起电话就悄悄喊人,老夫等岂能吃这种亏
赶紧招呼大家走人,此时神医还在景区门口打卡拍照,她又没带手台,俺只好扯着嗓门高声喊:“这边有好看的,快过来”。等神医来到,一干人赶紧发动汽车,走人。此时为何脚底抹油?中国国情,越基层越没道理可讲,那老乡万一电话召来一帮不讲道理的村民,把我们这些鄂人当恶人揍一顿,上哪投诉去啊
直奔巴泽梯田,门口售票的也不见了,随便进
这梯田不错,规模较大,共分三个区,比不上龙胜、哈尼。但至少比紫鹊界强多了。此时武汉天寒地冻,此地已是穿短袖的节奏了。一票人马各种观赏细细品味,共有2个观景台。
那个最高的观景台位置,看地图上没有路通达。我与仙子哥先去探路,让大家先在这个矮点的观景台等着。
地图上标注路的尽头,还有路穿过一个村子,便可到最高的观景台。6号车天路那厮不消停,他也跟过来了。我进村时,村口坐了一众村民,俺还问了路,一个大爷级的村民还热情告诉我上观景台怎么走。这时,电台中传来天路的声音,“呼叫校长,有村民打电话了,他说他认识“鄂”字,就是湖北的”
立马通知全队:撤。回撤途中,已有村民用树棍拦路。俺又鼓动随身携带的三寸长的玩意:“我们武汉的,武汉封城前出来旅游的,现在这架势,我们吃饭的地儿都没有了,本想到贵村找点吃的,既然你们不欢迎我们,我们离开便是。大过年的,不容易”,中国百姓心底那份基本的善良被激活了,拦路人不再为难,我等迅速脱身
今天到此,已看三个风景:1、弯弯路边的各种喀斯特山包包,颜值类似阳朔,2、鹅泉,3、巴泽梯田基本看全了,就差上最高的那个点,
此时已到下午快4点,算了,回云南的酒店去吃喝吧
上合那高速回,又是一段赏心悦目的体验
走在路上,6号车达歌在QQ上给我发来一篇最新报道,新冠病毒可能会隐形携带,带病毒者没有症状,但已具备传染性。下一步怎么做,我已经有数了,待会吃饭再说
下富宁高速口时,情形与昨天完全变了样:穿全身防护衣戴护目镜的工作人员客客气气检查每个人的身份证,登记电话号码,量体温,发口罩
我们在广西看完风景,又回云南啦
这个酒店没有地下库,地面停车场面对着主干道迎宾路。前台美女提醒:“我们相信你们都是健康的,为了避免麻烦,我们经理说请你们用报纸把车牌档一下,免得马路上的人多嘴”。照办,然后通知全体到对面餐馆吃饭开会
上菜之前,俺把决定告诉大家:“在坐的17位,以昨天国家卫健委的标准,我们都是健康人,没有一个发烧的。所以,我们可以尽情地玩,不接受任何道德的谴责。但是,照一个小时之前刚公布的标准,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病毒携带者。如果象今天这样打游击,我可以带着大家继续玩。但是,如果发生了隐性传染,我们的良心会痛一辈子的,所以,我决定明天找个地方接受国家的隔离。我们成不了坚守武汉的英雄,但至少应该成为合格的人”
全体小伙伴一致表示认同,3号车老杜一家是襄阳的,他表示襄阳今天还没封城,明早一家人回襄阳,安心呆家里。很好
饭还没吃完,电话响了:“我是富宁公安特警队的,这几台武汉车是你们的吗?”,“是我们的,我正在吃饭,有什么事我马上过来”,对方客气地说道: 那请你先把饭吃完,我们等着你
此时俺哪有心思吃饭,暗想,肯定是哪台车的车牌报纸吹落,被当地群众给110了,后来的事实果然。过马路到停车场,只见20多位戴头盔的特警在停车场,俺走到领导模样的那位面前,先自我介绍:“我是XXX,这些车是我与一齐来的朋友的”,对方很客气地回:“X先生您吃饱了吧,如果吃饱了,从现在开始,请您不要离开我们的管控区域,请先回酒店房间,您通知还没吃完的朋友等会也各回各房”俺照办
过不多会,刚才那位特警领导来电:“X哥,请你到大堂来一下,我们局长找你”。此时,“X先生”已变成“X哥”了。估计这是他从警生涯中最特殊的一次任务,面对目标,任务很明确:限制这些人的人身自由。往日里,限制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得摆出一身威严,今天的控制对象,得客客气气文明礼貌对待
局长在大堂喝茶区,此时,整个富宁,还没到人人戴口罩的时候。俺叼着烟卷就面见局长了,挺客气,让座。递过来一根烟:“考虑到疫情,茶咱们就不喝了,我姓周”。注意到一个细节,周局长等三位,与我谈了近40分钟,没有一个人抽烟的。看来他随身带烟,只是为了与谈话对象融洽气氛
话入正题,周局长开口:“请你把你们离开武汉到现在的整个行程,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都谈一下,行吗”
俺从头到尾详细讲述,他听罢:“谢谢你的坦诚,你所陈述的,与我们所掌握的,完全符合。其实你们的行动轨迹,刚才来之前,我全部知道。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把刚才在饭桌上的决定,告诉了周局。“你有这种觉悟很好,请你先回房吧,我们文山州下午接到省里指示,对分散在境内的武汉籍同胞有统一的安排,待会有疾控专家组会同我局对你们进行具体安排”
过不多会,又是特警队长来电,喊得比亲哥还亲:“X哥,请你到大堂来一下”
下到大堂,见到几位穿防护服的陪着三位穿便装的,西服者应该是防疫领导:“请你把各位客人住哪个房的信息告诉我,对你们查体温”
那王骑士,晚上多喝了点,体温偏高。还有那谁的夫人,正好是生理期,体温也不正常,折腾一番后,体温恢复。吹拉弹唱了一个多小时,小伙伴们的体温总算全部正常。必须正常,不正常今天俺哪有心思在这码字
专家组会同公安干今晚最后一个活:怎么安排你们这批武汉人?武汉人啊武汉人,在武汉市有上千万这种人,在祖国的西南边陲突然出现17只武汉人,简直就是大熊猫啊。从富宁公安身上,俺体会到了什么叫“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专家组给两个选项:1、就地在富宁接受隔离,但是条件稍差,只能请你们住到学校的空教室去,生活所需,安排专人,并配备防疫人员随时关注你们的健康状况,2、考虑到你们是自驾,与人接触的机会较少,请你们自己开车到昆明去,这是我们的省会,条件较好,今天省委已征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安排武汉人,下午有一架武汉飞缅甸的飞机不得在缅甸降落,回飞昆明,全机人员今天下午已被安排在这家酒店。现在交通已管控,你们如果去昆明,公安就报备开通你们的行车线路
俺厚颜无耻地提出了第3个选项“我想去广西南宁”,理由:1、我怕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隐性病毒携带者,如果是,万一发病了,富宁不考虑。容我说真话,这儿毕竟是个县城,医疗资源相对薄弱,万一有点什么事,我的信心不足,2、虽然到广西南宁是跨省了,但行车距离比到昆明少近100公里,在外移动的距离越短,我的健康越有保证,说白了,我还是怕死,3、根据我的理解,这病毒离开人体后在气温高的环境中存活时间较短,南宁是中国大陆最南边的省会城市,意味着这个城市在医疗资源与昆明同等的情况下,南宁的气温更高被感染的机会更少。说白了,我还是怕死,我就是一个怕死鬼,但我绝对是一个守法公民
专家们听俺这样说,当时估计心里笑开了花。你笑你的,在生命概率存疑时,笑话我算什么,咱能活到最后才是王道
公安发话了:你很坦诚,谁都怕死,这个可以理解。考虑到你前期自觉考虑接受隔离,并且很诚实的陈述离汉后的所有轨迹,我们相信你会自觉接受隔离,那就把你们几台车的线路报备开通到南宁
且慢,老杜一家明天回襄阳,这台车得另外开通报备线路
奇奇夫人虽非医务人员,因职业与医疗相关,准备逆行回武汉,这台车也得请你们另安排报备开通
一切安排妥当,专家组及公安再次交待:从现在起。请你们各人在自己的房间中休息,不要走出房门,明天早上的早餐,我们会泒人送到每个人的房间,有特殊饮食要求的,请现在提出来,比如穆斯林
全是汉民,饮食就以汉民的来,武汉来的,如假包换百分百汉民
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望窗外,20多位特警正在酒店大楼外面巡逻。客房楼道,三位防疫人员架起办公桌坐着
辛苦了,这全是我们这17名武汉人给你们增加的工作量
俺,也该睡觉了,明天还得奔南宁呢
( 本文作者 : 活宝校长 )
昨天走过冰天雪地,翻山越岭,历经千难万险,失魂落魄地从贵州安顺跨省1500里地到云南富宁,窝进了这个县城高大上的坡芽大酒店 此地气温比昨日的贵州显然换了一个季,昨天在安顺走出酒......
昨天走过冰天雪地,翻山越岭,历经千难万险,失魂落魄地从贵州安顺跨省1500里地到云南富宁,窝进了这个县城高大上的坡芽大酒店 此地气温比昨日的贵州显然换了一个季,昨天在安顺走出酒......
昨天走过冰天雪地,翻山越岭,历经千难万险,失魂落魄地从贵州安顺跨省1500里地到云南富宁,窝进了这个县城高大上的坡芽大酒店 此地气温比昨日的贵州显然换了一个季,昨天在安顺走出酒......
昨天走过冰天雪地,翻山越岭,历经千难万险,失魂落魄地从贵州安顺跨省1500里地到云南富宁,窝进了这个县城高大上的坡芽大酒店 此地气温比昨日的贵州显然换了一个季,昨天在安顺走出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