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南太行的大清造天梯——北扒绝_户外

2020-09-07 21:52 |来源: |编辑:admin666
藏在南太行的大清造天梯——北扒绝

回京,申报健康码的行程,去陵川徒步一共四天。“北扒绝”准确的说,位于山西省晋中市陵川县马圪当乡榆树湾村。小山村散落着数户人家,其中有写着“北扒绝驿站”字样的农家院,面对乡村公路,这算是给北扒绝打了了小广告。浅灰色水泥院墙后的山坡庄稼地,稍稍往里走就是沉郁深邃的雄岭,北扒绝就藏在那面。无论是从山村的寡陋平淡,还是从平地突起的陡峭绝壁,都无法推测出南太行的大清朝监造的绝壁石梯珍品——北扒绝,就藏在这不起眼的山坳中,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低调奢华。

北扒绝这三个字,来自晋中方言,山民称呼“峭壁”为“绝”,而登这些绝壁上的石阶,称作“扒绝梯”。北扒绝,当然是相对于“南扒绝”来讲的,一北一南相距不远,但如果徒步转一整圈就需要绕过大山坳,快的也要六个小时。榆树湾村海拔约1000米,顶端太行山古老夷平面的海拔约1500米,北扒绝的落差就有百层大楼高。

北扒绝是南太行保存完整的晚清修建石梯,能看出古道的原风貌,且存有大清朝官府的石碑。现在,山顶的村庄都修了村村通的公路,村民不再走险象环生的绝壁石梯,北扒绝也处于毁弃状态,成了追逐徒步乐趣的驴友圣地。南太行有众多的绝壁石梯,这是由地南太行山形造成的。类似北扒绝有官府告知石碑,及山民个人捐资的石碑,且同时出现的一处,并不多见。

北扒绝最上面的石碑有两通:一通的落款是大清朝同治四年,也就是1865年,这一年大清史能查到曾国藩、李鸿章设立了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开展了洋务运动。石碑的内容是表彰出资重修北扒绝古道的山民,清晰记录了每位人捐款人的姓名及出资金额,碑额为“万古流芳”。能辨认的捐款第一人是分水岭的泰锡兴,捐钱三千文。

现在管集资也叫众筹,三千文应该值多少钱?我不是学经济学的,只是凭空揣测,“文”是一枚铜钱的称呼,当时流通的是“同治通宝”铜钱,文物市场的“普品”值人民币四元多一枚。三千文,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千元吧。要知道当时山民的生活艰苦,能一下子出这么多钱,非常不易了。

另一通石碑,网文资料说是大清陵川县衙所立,属官方行文。我爬上山顶后,因为要赶路去抱犊村,就简单的拍照。石碑因时间太久,字体能辨认的字很少,网文诠释如下:“告诫过往客商因绝梯险及匪患,严禁单人独行,严禁早、晚搭黑通行的告示。落款为道光年。”

行走北扒绝,其实并没有传说的那样险,因为这里毕竟是以前山民的必由之路,台阶丰富。现在的驴友只要均匀的步伐,慢慢上去就好,不得瑟不会有危险。最难受的要数在平原住惯了的人,需要忍受山崖陡峭的视觉冲击力。一边是狭窄陡峭的石梯,一边是深不不见悬崖峭壁。人行鸟径,会产生劲风摆柳的心理压力。

北扒绝的功略,网上非常多也很实用,我再啰嗦几句,按照顺穿来说北扒绝大致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的上升属起步阶段,从榆树湾村后上去,顺石台阶梯盘旋上升,石梯依陡峭修造,有些地段的石台阶因年久已塌掉了。需顺崖壁攀爬上去,当然手点脚点很多,上去并不难。此段上升高度相比剩下的两段上升要长一些,需要耐心慢上。上到顶端后,能看到顺山势横切的一条小道,贴着山崖的圆弧弯一直往前。由此可以走到对面的半山腰,那里有一个孤峰倚在大山的边上,由此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上升比较短,夹在孤峰与大山间的一条石头修葺的“之”字形的上升盘道,因处在山缝中较安全,但此段石头较松动,组队攀爬需拉开空挡,避免落石冲坠。爬到顶上后就是一处垭口,视野能看到山下的公路。登山的小道由此在一个新的高度上又往回折转,一小段横切的小道儿后,进入到第三阶段的上升。

第三阶段的上升也不长,但没有石砌的阶梯可攀,都是依崖壁的凹凸面,登踩上去。而且一侧就是绝壁。我走在这里非常胆颤。徐徐上升,不敢丝毫怠慢。一小段无休止的绝望上升后,茫然中我就登了顶,一小片土坡,地势和缓一些,两通大清石碑赫然所立在石根处。

由此,北扒绝走完了。

在财力达不到支撑度日的情况下,穷山恶水只盛产刁民。“传闻,大清道光年间,土匪盘踞在北扒绝山顶,抢劫晋豫两地的商人,山西官府为保护晋商就通缉土匪。于是官、匪在北扒绝梯口发生了多次战事。官府虽兵多将勇、武器精良,怎奈土匪占据了特殊地势,抓捕均以失败告终。道光二十年,在又一场的抓捕行动中,当地一放羊老汉指引官兵从距离北扒绝不远的绝壁翻上山脊,绕到任家台村,才剔除了当地匪患。”

当年放羊老汉指引的绕行上山密道,就是驴友现在走的险途“二十八潭”,它就在北扒绝南面的一处山沟里面,这条上山的路很凶险,它不是山民上下的阶梯,而是需要绳索攀爬的冲水沟壁。我住的双底村房东老侯,亲口跟我讲,他参加了在二十八潭摔伤的驴友救援行动,帮着抬人出山。

这次去陵川徒步的线路,几经斟酌后,我们几个决定走:北扒绝-任家台-核桃洼-南仓-七星潭大峡谷-抱犊村-八里沟景区。这样的线路很紧凑,虽舍弃了马武寨,但赠送了一个八里沟景区作为补偿。

北扒绝险要处用绳索辅助,我们都安全通过。早晨五点半上山,天蒙蒙亮。到达顶上也不过九点多,通往任家台的山道路越走越宽,任家台废墟的石头房屋的立墙很结实,一座小庙标识这里的山民是有信仰的,敬畏鬼神的。我们一直撒开脚步往里走,过一户人家的核桃洼村,再往前过数户人家的西洼村,南梯由此下山,我们往上行到水泥路。检查核对轨迹无误,这里的水泥地上用红油漆写了南仓与西仓的方向,并用箭头标出。

我们选择去南仓,走不远路边就有铁皮牌子指示去南仓的土路。由此我们转入松林,刚才还曝晒的要脱水,霎时小路凉爽起来,同行的伙伴欢呼起来。坐在松林下休息片刻,地方的蘑菇居然成片,而且都很大。问了懂行的驴友,那是红牛肝菌,俗名见手青,属于山珍之一。

南仓是山里的小村落,通公路。我们在这里吃过简单的午饭后,一行人马就下到村外的沟底,顺溪流踏入七星潭大峡谷的行程。当地老乡请高人给一路上的溪流起了漂亮的名字:新月湖、回音壁、情人溪、鹊桥、恋象谷、七星栈道、七十五拐、五叠潭、七星瀑布群、红豆杉王……一路涉水而过的溪流,因为旺水期,潭泉溪流都蔚为壮观。关键是诺大的空旷溪谷,只有我们几个在开心的游玩。

溪流的命名,都很形象贴切,依据名字也可猜出几分。比如回音壁,就是溪流拐弯的地方,边上的状如贝壳的往里凹进去的巨大山体,大到人立在它的崖脚下,如同一只小蚂蚱一般……我们开始还很惊奇,后来慢慢也视觉疲劳了。

在距离抱犊村数公里的一处溪水分岔的地方,好像叫青龙潭,我们右转向抱犊村进发;而另一个方向就是通往马武寨的溪流,两村相聚七公里水路,据说潮湿诡异的一线天,就在其中。

下午六点多进抱犊村入住,晚饭还能K歌。次日,一行离村,不远的老龙口瀑布非常有名。我突然想起来,见过类似的图片:巨大屏风的南太行峭壁山体中间,一道裂口,瀑布由此倒灌而下,气势如虹,水珠逆溅,水雾飞腾。可惜需要从另一侧的崖壁下去,才能见到老龙口瀑布的全貌。

我们因为要赶路去八里沟景区,只好舍弃了。而八里沟是个闹哄哄的景区,仅仅知道七仙女和董永曾经生活在这里,其他的就不想多赘述了。

2020/9/4

这是抱犊村的老龙口瀑布
七星潭大峡谷的景点示意图
北扒绝开始部分没了石梯的小断崖 部分依然保存的大清造天梯
北扒绝水平横切的示意图
北扒绝线路示意图
北扒绝示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