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跑_户外

2020-09-07 21:53 |来源: |编辑:admin666

你却不在山里生活

你想在山里有一落自己的庭院

却没有时间长住下来

赛前的八角棚海。图/心洛
雪色撩人怕什么,造就完了未见的山,未走的路自得其乐者,所适皆安乐山山如画,乐水水无涯明天是风,在路上生命幽微永恒是很长的时间

雪色撩人

起点-打尖包

天气预报有时又很准。11月2号比赛,1号晚上的雪如约落了下来。

和巫师告别后我独自去了镇上买了两个青稞饼以做补给备用。在仓央家门口的大坡上又和粒粒陈云偶遇,都是50km组选手,闲聊起明天一早的穿着装备。看来大家都还没完全定装,陈云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去新搞一副雪套。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定论,雪却是越下越大,昏暗的路灯映衬着洋洋洒洒的雪花越来越密,大家只好匆匆告别,各自回窝准备。

折腾了俩小时总算把背包精简到了最轻,去年背在包里的CC果冻和棒棒糖什么的,今年都全部舍弃了,除了强装,还特意准备了戴适的防水手套和防水袜,另外多带了五个能量胶,六个巧克力一个青稞饼,和阿甘帮忙从广州带来的四片盐丸。其余的补给就靠组委会续命吧。检查一番后觉得不妥,跑下楼和客栈老板借了个更轻的充电宝替换了,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

报道

领物。图/深行赛事

赛前的闹钟永远是摆设。

五点开赛。三点半的闹钟。两点就醒了。

打开微信发现失眠的选手很多,大群里热闹非凡。窗外依旧下着雪。

又开始兴奋起来。老牛园子上八角棚海和八角棚海到花海子的横切,是我今年最期待的路段,如今雪越下越大,这段路势必更有挑战。

然而等来的消息是75km组别延后一小时。

然而等来的消息是50km组别和35km组别分别延后一小时。

果然,还是临时改了赛道。为了安全起见,50km组取消了八角棚海,改道去犀牛海后折返回花海子再上中梁子。

热情瞬间减了大半,二十天未好的感冒似乎又严重了一丢丢。
图/心洛

枪一响,大家蜂拥而出。说好的佛系跑,那急什么,不紧不慢热开身最重要。

转上斋戒坪,厚厚一层雪铺遍山脊。天上开始下雾,可见度越来越黑。看不见路标,也不用看路标,跟着人群和脚印走就对了。内层穿的速干短袖,中间一件透气薄外套,外层冲锋衣,很快就微微出汗了。过了朝山坪,将冲锋衣脱下来系在腰间,便一滑一滑的朝着打尖包去了。

此次比赛我是不追求名次的。千年感冒万年咳的我,赛前严重缺练,也没有长距离的经验,哪敢奢望好名次。悠哉的跟在一群男生后面,节奏稳当又轻松。

这是早上七点的清晨,天还未全亮,迎面走来了一位百公里退赛选手。他说前面没有女生了,我是第一个。我嘀咕着,说好的小华姐和小黑和猫爷都哪里去了,怎么能让我走在最前面。

忽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临近几米的方位骤停。我心里有数了,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位50km组别的女生,这是追赶的声音。

果不其然,一位长腿妹子从我左侧快速走过,开始奔跑。我追上去看了眼号码簿上的名字,应该就是蛙哥说的那位168km女子冠军了。那就跟着你吧~于是之后到打尖包一路我都跟在长腿妹子后面十米左右,时而和几个男生交替前进。我发现男生们总喜欢停下来再重新加速,而女生大多数则是一直不停匀速前进。

到了打尖包,我立马右转钻进了补给站。其实看着妹子扬长而去,还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跟的,但理智(?理智说这锅我不背)告诉我还是要去吃一吃补给才对,于是葡萄干花生米红糖水一样不落各来了一遍,临走前还往兜兜里塞了两把葡萄干。最后又问志愿者要了个吐司面包才舍得走。现在回想,一但开启了休闲模式,就没有回头路了。

兜兜满满,喜气洋洋。

怕什么,造就完了

打尖包-花海子

打尖包到花海子的路真的是。。。噩梦的开始。

你以为我怕急促的下坡?

你以为我怕过膝的深雪?

你以为我怕高海拔的稀薄空气?

你以为我怕冬日的涓涓溪水打湿鞋袜?

是的,怕死了。

但当我一脚又一脚的踩进没过脚踝的烂泥路而苦苦拔不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最怕的是这深一脚浅一脚有一脚没一脚的马道。还夹杂着很高比例的马粪。

直到,直到我在跳跃时一脚踩错,踏进一个积满泥水的大坑里,泥巴四下炸飞,溅湿了大腿和衣袖,脸上似乎也不能幸免之后,我似乎被解放了天性。

怕什么,造就完了!!!这样的赛道还想干干净净的回去,想什么呢!

之后的路,我踩到了什么,登山杖戳到了什么,就都没有再过多关注了……

打尖包-花海子。图/深行赛事

打尖包-花海子。图/深行赛事

花海子的补给要丰盛太多了。本想冲杯体能元补充一下,一看安迪哥忙的晕头转向,就不给他添乱了。因为没多余的折叠杯,鸡汤也没喝到,吃了哈密瓜和干果后,bia唧bia唧嘴巴就出站了。

左侧保温杯,里面装着红糖水泡枸杞,感冒的人伤不起。

这时候还没有开始疯狂咳嗽,还好还好。

花海子出站。

很感动的一张照片。细细品味。

图/深行赛事

未见的山,未走的路

花海子-犀牛海

花海子真的是花的。

俯拍花海子。图/心洛
俯拍花海子。图/心洛
雪后花海子。图/深行赛事

此前和猫爷去八角棚海拉练过一次,横切过来后看到了没有雪的花海子,金灿灿的一片秋色。而此刻下过雪的大海子与花海子,银装素裹的在山谷间安静的流淌。因为临时改了道,这是一片未曾见过的山,一段未曾跑过的路,但这雪下的石板,石板上的青苔,青苔旁的泥土,和泥土下的溪水,又是熟悉的。这样的赛道似乎陌生,却又有些似曾相识。突然间领悟到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熟悉赛道其实并不是要去踏遍赛道的寸寸土土,而是去掌握自然的规律。

赛前八角棚海横切前的雪况。图/心洛

到了犀牛海CP点打卡后还要再爬一段坡才能看到犀牛海。阴天的缘故,老实讲并没有很好看。但这种高山海子总是带给人神秘的气息。走走停停四处看看风景,顺便上了个厕所,就看见小华姐上来了。打完招呼还想絮叨两句,嘴巴还没张开人家已经转身开始下山了,大佬就是大佬。我又和站点的人闲聊两句,穿了简易冰爪后原路下山。

这样的路段,冰爪其实可穿可不穿。但实战出真知嘛,既然不追求总成绩,那就在这难得的轻松又充满竞技的氛围里,体验一下不同状态下自己的能力。不管自我感觉如何,对冰雪路况的处理我应该是要强过一部分越野跑选手的。这段路是赛道的第一处连续下坡,奔跑中我感到今年的下坡能力肯定强于去年,但缺点在于还不够流畅不够大胆。刚才上坡时迎面碰到了折返的50km组男子第一,Tim Tollefson,UTMB男子第三名。下坡真的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落地轻盈像蜻蜓点水,路过时撇下一句good job,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观赏学习,就不见踪影了。

花海子。图/深行赛事


花海子。图/深行赛事

自得其乐者,所适皆安

犀牛海-花海子-中梁子

犀牛海回花海子的路上,碰到了好多认识的小伙伴。先是文神,然后是猫爷、海峰、章哥、阿甘、小鹿、陈老板、粒粒等等。章哥状态格外好,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我俩好像咿咿呀呀说了个啥,也记不清了,就各自散开继续跑了。

图/心洛

犀牛海的下坡不长,到了平路没多久就向右转,和50km及75km的上行大部队分开了。

钻进树林,道路变窄。气温渐渐升高,雪开始倏的从树桠上落下。一开始以为是我惊动了栖息在枝桠上的沉雪,跑着跑着发现是它们自己跳下来的。有时是在身前,有时是在身后,身旁的少一些,应该是已经被先前路过的人掸落了下来。道路变得越发泥泞,踩在上面pia唧pia唧。也越来越滑,但倒是没摔跤,好几次都是化险为夷,自恋的感觉越来越灵活,当然只是和之前的自己比。又开始自得其乐了。

海子沟的大海子。图/心洛

又回到了花海子补给站,蟹总在忙前忙后。安迪哥帮我灌满了水,一个志愿者说中梁子爬升比较陡。我本来在站着啃哈密瓜,一听这话,索性一屁股坐下,休息好再走。蟹总催我赶快出站,我只好恋恋不舍的起身开始爬坡。开始惦记起了中梁子的面食。

裸露的山腰间,身后一直有个男生,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

坡爬的无聊,我开始站下来等他,结果他也站住了,隔着十来米上下坡遥遥相望。

最后在一个小下坡,我突然刹车,总算等到了他。

想聊个天真难,还要用计谋。

他冲我憨实的笑,说,You keep a good pace, I followed you all the way.

是的,上打尖包的时候他就跟在我身后。

原来是个日本小哥,我心想我还想跟个大佬带带我呢,你跟我一路真是赶死我了。

之后他还真是跟着我跑,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也不突然停下来了,只是会偷偷降速,跟着他走一会。毕竟开路和找路也会费些精力嘛。

赛前两天的八角棚海。图/心洛

又一名50km的男生追上来了。他听到我在咳嗽,担心是肺水肿,叫我去到补给站多喝热水。我没好意思说我一路都在喝红糖泡枸杞呢。后来又碰到一位独行的游客大叔,听到我在疯狂咳嗽,也说我是肺水肿,严肃的建议我赶紧退赛抓紧回去休息。我嗯嗯啊啊的应付了这位好心大叔,继续跑向了中梁子。

到了中梁子,日头已经很高了。

心心念念的一碗热面条端在手里,幸福满满。还是咖喱土豆牛腩面,那一口香烂的牛肉咬下去,好吃的胃都跳动了起来。志愿者说我是路过的这么多选手里面,唯一一个停下来要吃面的。哈哈,我可是赛前看了补给清单,早就计划好的。边吃边和伦布聊了几句,也没等到第四名进站,就又踏上了赛道。伦布三句不离猫爷,真是跑个比赛还要被撒狗粮。

乐山山如画,乐水水无涯

中梁子-枯树滩

今年对中梁子这段下坡道是没有恐惧。

前一天听了巴山哥讲解的下坡用杖技巧在这条路上可以充分实践一下了。冰爪也不用穿了,都是烂泥巴路。吃饱了才有力气跑,三两步又追上了补给站没做停留的日本小哥。小哥说他去年参加的35km组,用时七小时多。嗯。。这么说来我今年确实是跑佛系了,或者小哥回去狂练了一年也未可知。

枯树滩。图/深行赛事

右转向着枯树滩进发。

沿途被一名75km组选手超过,又超过了一名50km组的选手,还甩开了日本小哥,后来没再见到了。枯树滩总是会跑的些许无聊,不知道其他选手是不是也有同感。下次需要找些事情来自娱自乐一下。

又到了补给站,开心。听志愿者的意思,前面两位女生都没进站,打完卡就出发了。突然显得我好没追求哈哈。

阿甘说好多选手枯树滩被关,是因为我沿途把补给都吃完了,大家没得吃才被关的。牦牛肉汤我都没喝的呢,这么大的锅,我背不起呀。

枯树滩。图/深行赛事

明天是风,在路上

枯树滩-喇嘛寺

又见栈道。去年6公里跑了57分钟,

这段我是认真跑的。

结果3公里,打卡用时35分钟,除去补给站的时间,配速应该和去年差不多。

明年来报仇!不管明年报多少公里组别的,栈道的配速一定要比今年和去年快~flag已立好。

生命幽微

喇嘛寺-终点

喇嘛寺的关东煮,鱼豆腐,海带结,香肠……现在想起来还在流口水。事后知道还有烤肠,就在关东煮旁边。原谅我没看见,懊悔不已。

好了,至此为止,赛道上所有的补给,想吃的都已经吃到啦。相比去年进站只加水,加完就出站的节奏,今年的体验感真的是轻松又舒适。虽然不追求名次,但第三名看样子是没跑了。也要感谢第四名没有穷追不舍,给了我如此大的舒适区间,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

比如又可以练习下坡技巧了。
大海子。图/心洛

又一个明显的对比。

去年35km过了喇嘛寺后,跑崩了一段时间,要不是及时调整,可能都想要坐下休息了。但今年即使距离长于去年,也没有去年那么强烈的疲惫感。而且今年一路上都能碰到35km组别的选手,这个时候还没完赛的35km,应该不算是快的了。以我这拙劣的下坡技巧,追他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一场暗自的追逐赛展开了。我瞄准一个或一群人,超过,再瞄准,再超过。很快就到了终点。

去年os:怎么还不到。今年os: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哈哈哈。

冲线。总用时11小时16分钟。女子第三。惊喜。图/深行赛事

今年四姑娘山的赛道路面太综合了。冰雪路面,泥巴路,沼泽路,栈道,柏油路,碎石路,应有尽有。

值得一说的,戴适的防水袜真的起了很大的作用。

赛前我和猫爷上山的时候,穿的是防水越野鞋和普通的跑步袜,防水鞋很快湿透,雪水渗进袜子里。那次拉练距离比比赛短很多,但脚却被泡的皱皱巴巴。

比赛前阿甘进山给我带了戴适的防水袜,没磨合直接上了比赛。全程防水效果超级棒,无论是泥巴路沼泽路还是冰雪路,鞋子虽然湿了,但脚一直都保持干爽。赛后脱了袜子看也丝毫没有被水泡皱。赛前还担心防水袜会不透气,全程下来却也丝毫没觉得这是个问题。

与此同时,手套也用了戴适的防水手套,应对冰雪路面实在得心应手,相比好多选手带了好几双备用的手套和袜子,戴适一双就能搞定,省时又减重。

下次比赛继续解锁更多的防水产品,先良心推荐一波。

八角棚海玩雪。有了防水手套,无所畏惧哈哈。图/大脸猫

这是我们共同的高原和雪

永恒是很长的时间

赛前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登的山不多,但四姑娘山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我跑的赛事不多,但四姑娘山是最让人迷恋的。应该很少有什么赛事非铺装路面高达95%以上,应该很少有赛事让选手爱了又恨虐了又骂,却又年复一年的惶恐期待而来,五味杂陈而归。但不会有人空手离开,这场云端的约会一定会是饱满而丰盛的。这是四姑娘的蓝姐姐为你写着诗歌;这是四姑娘的追随者们的自由乐章;这是我们共同的高原和雪;这是我们共同的山野和诗。

如今,比赛结束,大家又打点行李回去忙碌的工作。

但这云端的约会,依旧未完待续。
2019年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完赛及获奖奖杯。图/心洛

最后。

已知:心洛第一场越野第一名,第三场越野第三名

问:心洛此生一共可以参加多少场越野赛?

哈哈哈哈。

最最后,附去年35km组赛记链接:

[color=var(--weui-LINK)]【越野跑 | 四姑娘山】这里很美,而你刚好有空

终。

明年见。
( 本文作者 : 心洛 )

好轻松的完赛!我是110Km的,在花海子退了,很遗憾。今年又报了110,去复仇,去在八角棚海扎营,看看海里的幺妹。

发表于:2020-9-4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