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精彩藏着自己的人生_人物

2019-12-02 23:14 |来源: |编辑:admin666

  要是有一档节目,海选“全面发展”科学家,我一定要把票投给陈涌海。

  虽然和他素昧平生,对他的了解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浪漫想象,但是让一贯对科学家敬而远之的我有此想象的空间,已足以成为我“粉”他的理由。

  可不是吗?会玩摇滚的吉他手做科学家,自带光芒。

  和大多数他的粉丝一样,我对陈涌海的认识源自几年前网上流行的视频。视频中,他怀抱吉他,慷慨高歌《将进酒》。

  外行看热闹,我看他书生意气,自弹自唱,任性恣肆一往无前,好像看见黄河东去浩荡,河上日出日落;历史烟云明灭聚散,烟云里先贤笑饮高歌。

  心想:“这才是《将进酒》该有的样子。”

  后来,知道这“灵魂歌者”,原来是中科院半导体所半导体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内心的崇敬之情顿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再去搜到他歌听,《少年行》《采桑子》《行行重行行》……虽说不上曲曲得心,但也足够惊艳;

  再去看他的报道,画画、写诗、和窦唯合作出专辑……这是一位“科研工作者”的生活吗?

  别人的精彩往往令人怀疑自己的人生。看看人家,再瞧瞧自己,免不了感慨:人家快意人生挥洒自如,自己憋屈拘束蝇营狗苟。

  自惭形秽。

  这样的感慨大概不是我一人发出的。一篇报道里,记者代表我们这样的人发出赞扬艳羡。陈涌海却谈到了自己羡慕的人:“钱绍武老先生这种人,2亿元家产全都捐给清华了;许秋汉这种人,有兄弟要去西藏采风,他就倾囊相赠,而我往外借个大钱还得跟媳妇儿商量。”

  言下之意,别人眼中“恣意挥洒”的自己,心中还是装着柴米油盐。

  细想之下,谁不是呢?别人眼中羡慕的精彩,也许藏着诸多生活的千篇一律。濠上看鱼,鱼乐与不乐,到底是旁观者的评论。

  陈涌海是个科学家,是个外人眼中文艺的科学家,也是个明白人。他过自己的生活。

  据说,有了名气之后,很多歌唱节目的导演找到陈涌海,说:“欧美大片在线视频你有一个梦想,我帮你实现这个梦想。”

  陈涌海呵呵:“这不是扯淡吗,我的梦想用不着你们实现。”

  有人问,不准备做点艺术工作吗?

  他答:“不太可能,因为玩一下可以,真要从事的话,水平实在差得太远。我能靠它维生吗?我对自己可没有那样的信心。”

  他正正经经地做科学家。

  这不也像极了正正经经做路人甲的我们吗?我们和他之间的也许就差在这“正正经经”之外的“玩一下”了。

  毕竟,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啊!

  忽然想起,好多爱好,我们一路走一路丢。

  多可惜!

  “科研是职业,音乐只是业余爱好,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定位很清楚”——陈涌海在最近的一次访谈里说。

  看看,对精彩的人生而言,职业和爱好和谐共生。人生哪有一面?快意和负重是生活的双足,缺一不可。

  这么想来,也许不必羡慕别人的精彩,更不必抱怨自己生活的寡淡,别人的精彩里也藏着自己的生活——说到底,精彩或者寡淡,取决于你对他的态度。(邓崎凡)